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误会

  他不由地愣了一下,又听见皇后派人告知三皇子,他非得留下的种种理由。

他其实并没有和南宫信约赏梅,自己有这样雅兴他可没有。

这会儿只好老老实实地待着,不给她添乱就好。她做事有条不紊,行针手法十分精妙。然而在她面前,他却无法放松下来。屏气凝神,一趟下来倒比刚才疲倦不少。

行针需得全神贯注,稍有一丝一毫的差错,便可能导致内息紊乱,后果严重。因此每次行针的时候,华桐都非常专注。

一个时辰下来,她的额头已经渗满了细密的汗。这细针所到这处,仿佛瞬间贯通了经脉,气血顿时顺畅了不少。

她的眉目是那样秀丽,点点汗珠就落在莹润的肌肤上,让他的心不由一动。

南宫宸挑眉笑了笑,不想让华桐察觉出他紧张的神色,直到她将所有的针收回箱子里,他才说,“你呀,真让人佩服。”他把“呀”字的尾音稍稍拉长了些,更带着一种欣赏的味道。

华桐听他这语调不对,根本就不是对待一个初见的宫女该有的语气。当下心头微微一惊,但表现得极其清淡,只是化作唇边的一抹微笑,垂眸默不作声。

南宫宸话一出口便觉尴尬,眼底早已没有了笑意,飞快地转动脑筋想着应对之策。他也不知道自己何时变成这么谨慎的人,但刚刚说话又是那么没有分寸,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真正地适应这样的宫廷。

皇后的神色略微诧异,但也是匆匆而过,笑着说,“今日劳你费神,且回去好好休息。”

华桐应声退下,南宫宸借由赏梅也匆匆辞了皇后。

一出寝宫,一股寒风铺面而来。如今快到开春的时候,严寒却不减。而她的步履匆匆,恍惚之间她已经走到侧院的穿廊。

他从后面追了上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便默默地跟在背后。

她走了几步略略放缓了脚步,他也跟着缓了下来。她停了下来,他也跟着停下来,却将目光刻意地投向了穿廊之外的景色。

见他不说话她当然走,只是他又跟上来,无奈她只好福了福身,“殿下有何吩咐。”

他一听“殿下”就有些头疼,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开口。

“殿下的目的已达到,还有什么吩咐吗?”

“目的?”他疑惑地看着她,她的眼神里似乎有一股不满,是那样的森森然。她难道以为,让她替母后行针都是自己安排的?

“你误会我了。”

“若非如此,殿下的小疾为何迟迟不好?”

她这一反问倒让他哑口无言,他做这样的傻事,的确是想借由靠近她。可他从没想过用自己的身份来压制她,更没想过用一些卑劣的手段让她到自己的身边来。

她这样想自己,未免太看轻他了。

“殿下再不走,就误了赏梅的时间了。”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

可她明明知道,自己说的赏梅只是不想让她为难的借口而已。他望着她,心里却生出无尽的气愤。

一阵寒风吹过,怀里的暖香袋熨烫着他有些落寞的心。她的背影那样单薄,却又是那样的傲然。

“你站住。”

她的脚步忽然一僵,停在了不远处。他心里气恼,原本以为她可以懂他。既然要和他有尊卑之分,那他就顺了她的意。

他快步追了上去,掏出怀着的暖香袋,面无表情地塞进她的手里,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自己一个人愤愤离去。

第25章 误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