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3章 轻骑简出

  春猎时间定在三月十六,他们一大早就从皇宫出发,由皇城向历向林进发。

一路上仪仗森森,逶迤数十里。前锋、骁骑于军前指挥,车辇轻骑一队接一队,所有经过的皆百姓静候回避,车轮马蹄早已令官道尘土飞扬。

她和李太医坐于后方的车辇之内,一路上偶尔微微掀开帘子看看外面的风景。南宫宸和子诫骑马在前,她远远望去,只见还有一人器宇轩昂,顾盼之间颇有英气,与南宫宸他们谈笑风生。

她心里早已了然,那个人正是她未曾谋面的沈定。那位少年将军威武的身姿,今日一看果然不同凡响。

一路安营扎寨,营帐以合围之势,亦绵延数里。行了数十日,终于到了历向林。

早在皇帝车辇到来之前,沈定早已派亲随对围场进行了搜检,清通了道路,细致布防,以防皇室贵族在此出了什么岔子。

且休养生息几日才开始围猎,刚安营扎寨下来的那天,华桐有些睡不着。这里比皇城还要暖和些,她却以为山林清冷,带的都是一些比较厚的衣服。

她走到营帐外,苍茫的夜空中只有稀少的星辉,似乎多了几分凄凉。

夜晚灯火明亮如昼,营帐来来往往守卫森严。

以往在宫里睡不着觉的时候,她便会喊上琉璃,在院内散散步。

可如今琉璃没有跟过来,这四处都是营帐,也不知道往哪里走。

忽然想起早上刚到历向林的时候,在山脚下看见的蓝篦子,那是一味不可多得的药材。白天守卫森严不能自由出入,到了晚上轮班换营,那山脚也是驻守的范围,倒不如趁着现在没事,将它采出来。

蓝篦子只在晚上才盛放,在它盛开的时候将其采摘下来才最有药引价值。

她随即转入营帐内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出来,又带着可以装草药的篮子。

行至此处,夜色渐沉,茫茫的黑帘之下,更显几分空旷。

她当时牢牢记着那蓝篦子的位置,一下子就找到了。果然如人所说,夜晚的蓝篦子迎风而发,身姿卓卓。它的根很浅,她手手轻轻地挖了几下,就将它连根拔起。

准备回去的时候,几人轻骑从她身边呼啸而过,她一惊差点摔倒。

这么晚还有谁敢闹出这样大的动静,本以为他们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为首的人突然勒转了马头,朝自己过来。

夜风凛冽,从他的衣角窸窣而过。星辉点缀在他的头上,目光如炬,马背上的他竟然有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华桐不禁哑然,她从未见过皇帝,可眼前的人,虽是轻骑简出,但他的衣饰,他的马,皆是上上之品。

他的绣金大氅,在夜色之下亦是闪闪发亮。

“你是何人?”

“奴婢太医署华桐,前来采收蓝篦子。”

不管眼前的为何人,以他的气势也是宗亲贵族,华桐便行了礼。

那人方微一凝神,瞥了一眼她篮中的药草,不再多问,淡然地说道,“这么晚还是不要乱跑为好,来人,送她回去。”

他的话音刚落,便有人领命出来。他也不再说什么,掉转马头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那位侍卫大哥将她送了回来,一路上她也是缄口不言。因为言多必失,知道了对她也没什么作用。

第33章 轻骑简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