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 受严惩

  南宫宸行了礼,逸王爷并没有抬头,只是问,“早晨随成宫失火,你做什么?”

他言语铿锵有力,听而生畏。

“父亲,孩儿救火去了。事态紧急,所以孩儿才没有去给太子授课。”

南宫逸放下手中的茶壶,转脸过来,“那是宫里的事情,你应该认清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言语之间,似乎带着一丝怒气。

“可是父亲,做人不能见死不救。”

“救人?”逸王爷正色道,“好个英勇的六公子,你是什么身份,谁值得你不顾性命冲进火场救人。你可知道,以后你……”

南宫逸将后面的话隐去,他自己默默筹谋的事情,不应该让他知道。

他掩饰自己受伤的真相,但或许这一切南宫逸早已了然。

“救火是子诫该做的事情,轮不到你。”

“子诫我朋友,他能做,我也可以。”

“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朋友,他能做,你不能。”

南宫宸不由地回了一句,“那您和辛侯爷结交又算什么?”

南宫逸本来就动怒于心,听他这么说,瞪大眼睛,顿时将桌上的茶杯一掼,茶水即刻溅上了他的衣角。立刻朝门外喊了一声,“请家法。”

南宫逸也是无心,气头上一说,没想到父亲生这么大的气。和辛侯爷结交是私底下的事情,万万不可以言及,传出去甚至有可能影响逸王府,他竟然如此荒唐。

南宫逸一来要教训他长记性,二来是他出言不逊,不知好歹。

南宫逸命令所有的人不许入内,他手执棍棒,绝不留情。南宫宸不知道挨着棍棒的亏多少回了,每次都疼得大叫,因为当时王妃在旁,会替他拦着。

现在已经没人帮他,他只能咬着牙。第一棍下去,他的背塌了下去,吃力地咬着,那种痛到全身的筋快要爆裂开来的感觉,让人痛不欲生。

他只是承受了两棍,头上就已经渗着细密的汗。他已经不想辩解了,每次犯错,父亲打的都是他,只有他。

云生在外面候着,听说要请家法,赶紧跑出了大门,一直等不到夫人的身影。

南宫栩和文回听说他被打,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先求情,但是被拦在了外面。

三哥南宫信刚回来,听说了此事,匆匆赶来,见妹妹弟弟都在外面站着,丫鬟小厮众人将院子围得水泄不通,没有人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里面有棍棒的声音,却没听见他的声音。

他只是刚刚听了些许的传闻,但听得并不仔细,匆匆喊了声“叫夫人”,便去敲门,“父亲,父亲,六弟年轻不懂事。六弟有错,信儿定让他改过,明日他还要进宫面见太子,请父亲手下留情。”

门哗得被打开,众人纷纷让开了路。南宫逸拂袖而去,南宫信喊了声“父亲”便冲了进去,他待要站起来,发现全身无力,昏昏沉沉又倒了下去。

大夫早已在门外候着,此时已随南宫信进去。丫鬟、小厮小心侍候着,无一敢松懈。王妃从庙里匆匆赶回来,他已经回了房间。

第4章 受严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