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章 迟早的事情

  晚上约辛子诫出来喝酒,一来是因为宫里的事情,二来也是为了向他询问他们父亲所谋之事。

找了一个偏僻的酒楼坐下,他尚未开口,子诫却和他说起了今早市集里发生的一个笑话。

俩人哈哈大笑起来,这边笑声还没停止,外面就听到马长嘶的声音,一个女子大叫了一声。

南宫宸止住笑跑出来,看见其中一匹马已经冲向了人群,他看见马冲撞着出去,这件事本轮不到他管,但救人要紧,容不得他半分思考。

南宫宸看见旁边还有一匹马,赶紧解了绳子追了上来。

马在街上横冲直撞,撞翻了不少的铺子。马上的人估计魂魄都已经快被吓飞了。脑袋嗡嗡作响。

南宫宸纵马过来,街上马所到之处已经狼籍一片。情势紧急,他顾不了那么多,如果不及时勒住马,后果不堪设想。他虽不会武功,但从小骑马马术极好,也不比那些武人差半分。

他看准时机,纵身一跳,跳上了她的马的马背,这一跳,稍有不慎,他便从马上颠下来,被踩死在马蹄下。

电光火石之间,他拉住缰绳,双腿紧紧夹住马腹,马又跑了十几米,才终于停了下来。

他将她从马上抱了下来,她一身的冷汗,怔怔地望着他。她形容憔悴,头发早已散乱。

几个人追了过来,看样子是她的下人,他便把她交付给他们。因为心急主人,倒也忘记了致谢。

外头已经乱成一团,刚刚有两名百姓受伤,南宫宸回来,见子诫不安地看着他。

他正转身要处理那些被毁铺子赔偿的事情,子诫叫住了他。

“你现在不能去。”

他一头雾水,子诫继续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难道你府中今日没有任何异样?”

他突然一怔,但又瞬间恍然大悟。

“我今日出来就是为了谈这件事。我的父亲都已经是你父亲的人了,现在除了李家,我们真的是共生死了。”

“子诫。”南宫宸警醒地喊了他一声,“你不要命了,这种事你也敢在这里说。”

子诫并不理会,“朝中就属逸王府势力最大,这已经是迟早的事情。何况对于百姓来说,谁当天子都一样。”

南宫宸吃惊地看着他,断没料到他将此事说得这么轻松。而且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闻所未闻。他只知道父亲和哥哥最近的行事有些反常,却不知道竟然是为了这件事。

看来近日的种种异常,真的与自己所想不谋而合。

他心里暗想,皇帝醉心于炼丹之术,父亲看皇帝也是痛心疾首,估计新皇登基也是早晚的事情,却没想到父亲竟然是这种主意。

出了酒楼,外面街道却是无比的冷清。月已隐没,空中突然飘起细细碎碎的雨点,许多商铺也陆陆续续关了门。

从酒楼出来走了许久,雨越下越大,街上的人纷纷撑起了伞。大家都行色匆匆,他也步履如飞,但只有他的孤影在阴亮之中显得落寞。

第12章 迟早的事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