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5爱子七不责

  王妃在床前守了一晚,兄弟姊妹也过来看过几回。

云生也侍候了一整夜,屋外许多人等候差遣。

晨光熹微,烛火换了一次又一次。外面天尚未全亮,天空隐隐泛起肚白。清晨的院子静到了极点,等到下人们洒扫的时候才渐渐有了动静。

他的眉宇动了动,眉头微蹙,像做着噩梦。听见有人轻轻唤着他,他这才睁开眼睛,只觉得五脏六腑早已不是自己的了,稍微一动就痛到极点。

烛光映着母亲那张憔悴的脸,她一夜未睡,眼眶里还泛着泪光。他的脑袋也慢慢转动,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母亲对自己疼爱有加,今日见自己这样,肯定是心疼极了。她一定是吓坏了,为了不让母亲担忧,他努力笑了笑。

他努力说话正常些,发现早已没有力气,发出的声音微乎其微,“母亲,我没事,莫担心。”

她本来已噙着泪水,这下再也绷不住,泪水早已湿润了脸颊。

“夫人,公子好好调养几日便能好,夫人不要过于担忧,不然公子也不能心安。”他唤了大夫进来,这些年服侍南宫宸,还未曾见他如此,心里也很担心。

逸王妃看着他,满眼的疼惜,握着他的手握了一夜,“可要什么,肚子饿了吧。”

他努力微笑,“去休息罢,晚上再来看孩儿,去休息罢。”

她稍稍放心,吩咐了许多事情方才出来,不许任何人打扰。她一夜未睡已经疲惫不堪,但想起王爷打南宫宸之事,昨夜照顾他无心追究,现在她得为儿子讨个说法。

说起王妃,祖父乃是定远大将军,祖母是燕阳郡主。姑姑乃已故皇后,父亲战功显赫封成平候。

当年嫁给南宫逸,南宫逸在外虽雷厉风行,但对夫人却敬爱有加,言听计从,可现在她越来越不懂他,明知她最疼南宫宸,却要如此责打他,她非要问清楚他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事情,让他差点丢了性命。

她怒气冲冲往书房,南宫逸正在看信件。他也是一夜未睡,儿子伤成这样,他到底也不放心。他看了夫人一眼,将目光抛向了窗外。天已大亮,太阳渐渐刺破云层,万物已涂上了一层亮色。

“老爷。”她上前,“你下如此重手,你可曾想过,万一失去宸儿呢?”

南宫逸仍是一言不发,她继续说道,“老爷,你可知心痛为何物?宸儿已经从鬼门关走过一回,希望老爷不要对他如此严苛,不然我不知道哪天我会失去他。”

“爱子七不责,对众不责,悔愧不责,暮夜不责,饮食不责,欢庆不责,悲忧不责,疾病不责。”

“而你对宸儿,他现在已长大,况且是太子西席,你竟对众责罚。我听下人说,此次他是为了救人,何况在你审问他的时候,他态度诚恳;他有伤在身,已经行动不便。你察人入微,我不信你昨天未曾察觉。”

说到这个,南宫宸眉头微蹙,打了他三棍,发现他有些吃不消。见他唇色发白,立即停了手。

他的视线仍旧眺望远方,“宸儿这孩子还需要管教,不然我怎放心将大业交付于他。夫人疼他我心里清楚,我何尝不是。只是有些事情他尚不知轻重,这不是几句话就可以讲明的。夫人,你昨夜累了一夜,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我们改日再谈。”

005爱子七不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