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5南宫恒

  想来南宫恒如若还活着,至今也有十四岁了。八岁夭亡,无疑是逸王府上下人等心中的刀疤。

逸王妃还因此大病两个月,这个给森冷的逸王府带来一丝丝欢快的小孩,如今只能躺在冷冰冰的坟墓之中。

然而此事如同一阵风一样,这六年间,好像所有人都被施的巫蛊,无人再提此事。

如今南宫延旧事重提,想来他心中的恶气尚未消解。至于南宫宸,他对南宫恒的喜爱甚于其他几位哥哥,心里何尝痛快过,只是被封锁于心,不愿再想。

六年前,皇帝寿宴之日,他随母进宫,却也葬身于那皇宫之中。

那日清晨,他还欢快地拉着南宫宸的手说,“六哥,等给陛下贺完寿之后,你教我骑马去。”

那个时候的南宫宸不过十二岁,但骑术已经相当精进。

他笑呵呵地答应,听他又继续说道,“到时候把大哥也拉过来,他的箭术最厉害了。”

南宫延百步穿杨在军中人人称赞,南宫宸还清楚地记得,弟弟当时说这话的时候,是何等的骄傲。

尽管他淘气顽皮,但在他的心中,他的哥哥们,个个是英雄。

不曾想,时间弹指一挥,如今已过六年。

他最怕孤独,然而那个寒冬腊月,他独自掩于婺城雪山之下,是何等的孤寂。

他们几个叫长的人随父亲先行一步,他随母亲进宫,逸王府与皇后及众妃嫔饮宴,南宫恒却坐不住,礼毕之后由皇后的小宫女带着四处游玩。

原本是非常喜庆的一天,皇宫四处张灯结彩,没想到寿宴结束之前,却传来噩耗。

南宫恒年幼无知,宫女看管无方,误食皇上丹药身亡。

即使这丹药有毒性,却也不能一朝一夕毙命。

在这种日子出了这样的事情,兹事体大,龙颜不悦,但毕竟是皇亲,哪里能这样草草了事。看管南宫恒的宫女被杖毙而亡,唯一可查的线索就此断了。

事已至此,即是年幼无知,皇帝劝慰了几句,又给了幼弟封爵,赐厚葬,仪仗森森,以告慰泉下。

可是稍微明眼的人都知道,这是皇后使的计策。南宫逸之子个个人中龙凤,他们逸王府在朝野势力逐步扩大,致使身为外戚的皇后一族,深感危机,才不择手段暗下杀机。

陛下却如此蒙蔽,令人心寒。南宫逸一家上下,也陷入了悲境之中。

但这些年来,皇帝醉心炼丹,皇后所得荣宠并不多,这件事也随着时间的流去,渐渐地被人忘记。

但在逸王府,谁都不会忘记那一天。

皇帝的子嗣甚少,太子庶出,这些年若非南宫逸暗中保护,恐怕也难逃皇后的魔爪。

而明日,仿佛便是报仇洗雪之日,但却令人畅快不起来。

孰是孰非,在南宫宸的心里,早已没了方寸。也许正如大哥所说,成王败寇,不过而已。

想想放眼城中,民心已乱。各地方州府,民怨四起。沈定委屈,南宫恒冤死,一件又一件,无不令人心寒。谋帝位之事,如若换成别人,兴许他还会大力支持。只是眼前谋夺的人是父亲,让他才颇为踌躇,因为不论成败,这将是一条不归之路。

015南宫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