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7太医署

  新年伊始,群臣进贺。来朝使节也多,行知随成宫,他不禁一凛,想必她也成为那次争斗的牺牲品,此处已经人去楼空。

心下忽生寒意,望着喜庆的大殿,满朝文武和乐融融的景象,他竟迈不开脚步。

晚宴华灯歌舞,他却犹如自处,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喝起酒来。

刚闷下一口,由于太急,不禁剧烈地咳了起来。之后喉咙微养,却又断断续续地咳了起来。那日去婺城雪山受了风寒,本已好了大半,但刚刚估计在随成宫外站了许久,体内又进了点寒气。

室内生着火炉取暖,这样暖烘烘的宫内倒让人觉得有些乏闷。他这样病体难免打扰到别人的雅兴,喝了几杯就以病由退出了席间。

大家高兴饮宴,也未对他多放在心上,只是他退出来的时候,皇后朝这里看了他一眼。

出了大殿,外面的空气令人瞬间呼吸一畅,只是一吸冷气,又不禁地咳嗽了起来。

今夜月色极好,本该喝酒尽兴,如今却索然无味。

漫步在回廊之外,宫女端着各色食物,步履匆匆。

此时故园故景,却早已物是人非。不知道年节这会儿,小简过得怎么样。

“殿下。”

后面一位宫人轻轻地喊了他,福了身之后他一看,是母后的贴身宫女。

“皇后见殿下身体微恙,特命奴婢前来询问,是否召太医署的人来看看。”

值此年节,众人其乐融融,他不想打扰别人,何况他这也不是大病,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你且回了母后,我没事。”

宫人应声退下,他又抬头淡淡望了一眼天空的明月。

明月高悬,清风朗月,金戈铁马,凯歌而归。他突然想起了戍远的沈定,不知道他今夜是否和自己一样,也望着这轮明月出神。

他不禁又咳了几下,随从的宫人看他这样气虚不足,便上前来,“还是召太医瞧瞧,莫让皇后担忧。”

他素知皇后最疼自己,本不想理会。但转念一想,如今年节他也会经常进宫请安,自己病着倒没关系,若是把伤寒传给了母后,便是大大的不孝。

他摆了摆手,“反正闲来无事,我去趟太医署抓几副药,你不必跟着,且去玩吧。”

他随手接过那位公公的宫灯,走了出去。

他虽在皇帝面前不得宠,但皇后却对这个儿子宠爱有加。即使他平常淡泊在家,不理朝政,宫里的人也不敢给他脸色看。

行至御花园,想起那日同前太子放风筝的场景,明明好像就在昨天,可却再也回不去了。

他不禁又叹了一声,哪里还像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胡闹捣乱,任意妄为。几个月下来,突然发现自己老了许多,不是人老了,而是早已满目疮痍,热血之心不再。

年节虽然布置得十分热闹,华锦四处,但这个时候各宫的人都放出去玩,当值的人少,倒显得异常冷清。

太医署当值的人见有人过来,此时见着他本该过来替他拿着宫灯,移来火盆。而那个宫女却如同被雪冻住,僵立不动,脸上神色异常。

“怎么?这个时候我不该来?”

那个宫女才反应了过来,躬身行了礼。

“今夜就你一人当值?”

“本来是两人当值,另外一人给淑妃送药未归。不知殿下今日前来,有和吩咐。”

淑妃因生子落下病根,寒冬腊月时长反复,需要长期靠药来压制。

那宫女一直看着他,他哦了一声,倒没在意,“偶感风寒,时常咳嗽,想来抓几副药而已。”说话间又不禁咳了两下。

那宫女微微点头,却一直未动。南宫宸看着她,不知道她为何这样。

“为何这样看着我。”

那宫人微微低下了头,“殿下,您可曾记得随成宫失火,您救了宫里的那位主子。”

南宫宸微微一诧,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琉璃。琉璃看人一向过目不忘,她今日一见南宫宸,便知道是当日救她们之人。只是当时南宫宸意在救人,根本就没看清她。

017太医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