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8偷窃

  常言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养在深宫之中,必然难以独善其身。

近几日,她们如往常往各宫派滋补养生的药材。华桐刚从太荣殿回来,便突然听时常互相照应的陈公公说,琉璃在常嫔那里出了事情。

事发仓促,华桐未及细想,便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蕙兰宫。

她并不知道琉璃所犯何事,虽然琉璃心性不稳,但却不是惹事之人。

常嫔是最近的新宠,年龄在三十岁左右,高髻华容,华服艳丽。

她刚到宫门前,就看见常嫔正在责罚琉璃。她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看见琉璃受难,比自己受苦更难受,便失了分寸,一下子跪在常嫔的面前。

琉璃满头大汗,此时面无血色。看她旁边公公拿着棍子,已经受了杖刑。抬头一看,常嫔身边的宫女手执暖香袋,那是当日南宫宸给她的,不知道为什么因此责罚琉璃。

“难道这暖香袋是你的?”

琉璃一直以为这暖香袋是皇后所赐,但常嫔清楚,这暖香袋后宫只有两个人有,就连新宠的她都没有得到,这么贵重之物绝对不会不知轻重就赏给宫婢。

只因为琉璃一进宫身上便带着一股奇异的香气,这才引起了常嫔的注意。

但琉璃一直说不知道,常嫔认为她偷东西还嘴硬,便让內监处置她。

不知道眼前的华桐从哪里冒出来的,当她文姬暖香袋的时候,她竟然点头。

“所以你承认偷窃。”

“奴婢并未偷窃。”

“难道还是娘娘赏你的不成?”

常嫔步步紧逼,盛气凌人。这暖香袋当然不是娘娘所赠,华桐也不知道它有多贵重,以致让她这样兴师动众。但这暖香袋是南宫宸给她的,然而她却不能说。

常嫔眼睛盯着她,那种凌厉的气势完全不像一个娇媚的女人所有的。

华桐跪在地上,“请娘娘明察,此事与琉璃无关,这暖香袋,也并非偷窃所得。”

“既是如此,那你说清楚。”

华桐眉睫轻颤,话哽在喉间,然而常嫔却没有因此罢手,反而更加咄咄逼人,“看来不严惩你,你倒还嘴硬。”

一听常嫔这样说,琉璃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姐姐你倒是说啊,和娘娘说清楚,此乃皇后所赠,并非偷窃。”

华桐的眉头微蹙,深思紧张,而此时的语气却不像刚才那样平和卑微,而是傲气森森地说,“近几日奴婢为皇后娘娘行针灸术,娘娘爱重,特以此赏赐奴婢。如果娘娘不信,可以面见皇后娘娘,如果奴婢真的偷窃,到时候请娘娘任凭裁夺。”

事急从权,她也只能说谎。心想常嫔不敢闹到皇后那里去,倘若真是皇后赏赐,不就等于扇自己的嘴巴,还让皇后看轻。

只是没想到这位娘娘心性极高,做事一向雷厉风行又不经大脑,竟然要将她们交给皇后处置。

华桐扶着琉璃缓缓地走向太荣宫,琉璃的眉头微微舒展,心想华桐已经躲过了一劫。然而华桐虽然面上波澜不惊,可心里早已万鼓齐鸣。因为这一去,必定凶多吉少。

028偷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