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9虚惊一场

  原本以后还有转圜的余地,没想到竟然弄到这般地步。

那个暖香袋是南宫宸所赠,然而常嫔又说是后妃才有。思量之下,应该是皇后娘娘赐给南宫宸,而他那日又那样愤愤地塞到自己的手中。

她想起那日他那样生气,心里不由一恸,如今的她身份是这样低微,而他的情意又是那般的真切,除非是铁石心肠的人,才会不为所动。

她们一行人进入了内殿,早有宫人前去禀告。她屏息静气地望着室内,留心那罗帐的动静。已近午时,阳光已经轻轻地从殿内的雕花窗子退了出去。

得了准允进入内殿,她们几个便磕头行礼。皇后见常嫔来势汹汹,又一眼瞧见华桐,却不知道她为的是何事。

此时的她已经心乱如麻,心间千头万绪,只等常嫔开口,她便再也隐瞒不了。

她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常嫔把今天早上看见琉璃佩带暖香袋以及她让人拿下她发落的种种经过。

华桐和琉璃垂眸,俩人像雕像一样立着不动,听到常嫔一直称自己为窃贼,琉璃几次想辩解,华桐从后面紧紧地拽着她的手。

常嫔禀明之后,罗帐之内敞亮明净,未见罗帐之后的人有何反应。宫内安静得出奇,似乎连自己的心跳声都清楚地徘徊在耳边。

华桐僵在那儿,眼见瞒不住,心中一凛,往前一步正要说明,里面的人却开口了。

“华桐医术精湛,又极为聪明伶俐。深得本宫之心,故而才将暖香袋赏赐与她。”

常嫔的脸色霎时变得十分难看,刚想开口说话又听见皇后从罗帐之后传来的声音。

“本宫居于暖阁之内,体会不到外面的严寒。这丫头又一大早冒着风雪前来,让本宫甚为怜惜。”她的声音不急不缓,悠悠地荡在空旷寂静的殿内,顿时让人觉得语气森然,继而又说道,“常嫔一片好意,皆为本宫着想,你们两个切不可心生怨气。然这暖香袋竟在琉璃身上,华桐,你可知罪。”

听到皇后这么说,华桐这才反应过来,她们“啪”地又跪了下去,“奴婢不敢。奴婢知罪,请皇后娘娘责罚。”

皇后的心思也极为玲珑,听常嫔说的时候,心思早已百转千回。若是偷窃,她们没这个胆子。她已将暖香袋赠与儿子,那就是他送给她的。

这其实不是一件大事,又何必将南宫宸牵扯进来多生是非。只是既是赏赐之物,华桐就不敢随意与人,所以还是得给她一点小小的惩戒。

琉璃以为误会解开就没事了,听华桐这么主动请罪,万一皇后真的怪罪下来,岂不是照样受罚,当下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既然知罪,那罚你去月俸三月,在太医署闭门思过。”

她们谢恩退出,皇后又留常嫔叙话,这件事总算是虚惊一场。

出了太荣宫,华桐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台阶下,华桐才发现琉璃一直默默跟在背后。她的神情有些恍惚,眼底慢慢地氲出一团水雾,就在华桐回头望着她的瞬间,晶莹的泪珠应势而落。

她有些担心,赶紧扶着她,“琉璃,伤疼得厉害?不妨事,回去我给你配药,很快就不疼了。”

她摇摇头,眼泪一直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她哭得那样伤心难过,华桐心里也难过,只听得她说,“那日我只是觉得它好玩奇特,才向姐姐要了来,却没想到害姐姐也蒙此难。”

原来她所伤心的不是自己的伤,而是自己被惩处一事,心中顿时柔软,抚背劝慰到,“不关你的事,常嫔见是我戴着也会责问的。只是咱们以后做事需得多加小心才是,免得让有心之人钻了空子。”

琉璃的眼神还想说些后悔的话,却被华桐拦着。

华桐举目望去,巍巍殿宇琉璃华瓦,在阳光的照射下粼粼如波光,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可在这明亮澄澈温暖的宫城之下,却藏着深深的虚假阴暗的争斗。

029虚惊一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