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34赛马

  虽已是春季,但晨晚依旧清冷。营帐之中依旧设有火盆。休憩这几日,天气极好。子诫等一众武将都有点按捺不住,约南宫宸几个一起赛马。

一大早围场内便蹄声如雨,将士高声喝彩。

皇帝也被外面这声音撩拨着,他虽向往马背英姿,无奈已无当年的实力。侍从在营帐外置了矮椅,他们几个一齐出发,绕过山丘夺得旗帜为盛,皇帝看得兴致勃勃。

一组六人,皇长子南宫延,皇三子南宫信,少将军沈定及其他三位武将。各人勒紧缰绳,待号令一下,便如箭矢般冲了出去。

沈定骑术精湛,加上御赐汗血宝马,一路领先。南宫延亦十分骁勇,位其次。南宫信本就不擅御马,稍稍落后。

转过山丘,沈定的马长嘶一声,躁动不安,他缰绳一转,迅速控制狂躁的马,就在此时,南宫延已从他身边疾驰而过,迅速拔起不远处的旗子。只听得喝彩声一片,沈定快马加鞭,只落了个第二。

皇帝大悦,重重赏赐了他们。哪次赛马不是沈定得了第一,这次让皇长子拔得头筹,是精彩不过。

“哈哈,沈定,你这马上第一人的称呼该换人了。”

龙颜大悦,戏谑之语。

“是,哪里比得过皇长子。”

再看沈定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一点也不因为输了比赛而懊恼。南宫宸知道沈定一向心高气傲,看他输了比赛神采依旧,便觉得不对劲。

群臣喝彩,他刚踏上马背,就看见沈定的汗血宝马的马腹出现了一道淡淡的血痕。这匹马乃西域进贡,种属精良,通人性。南宫宸心想,这道血痕,难道是沈定故意用马刺使然。

想那沈定的实力,就算给他一匹普通的马,他依旧能得这头筹。他可没有见好就收的脾气,这般礼让不像他的作风。比赛将至,他亦无心细想。

一声号令众将齐发,一路上南宫宸和辛子诫遥遥领先,马过之处尘土飞扬,如疾风骤雨一般,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到达了置旗之处,子诫反应稍快一步,手已触旗,南宫宸见势飞快踏上马背,霎时之间已从子诫手里将旗夺回。

马狂奔几步,他重新落座。在远处观望的人纷纷发出赞叹之声,华桐站在营帐外,目光如注,远远地看着这一切。

子诫见此不甘心,他与南宫宸打闹惯了,也不管御驾在前,便用武力蛮夺。南宫宸哪里打得过他,只能一路跑一路回避。纠缠之下,子诫先回到了原点,而旗子仍在南宫宸手里。

南宫宸刚要下马,只见那马长嘶一声,顿时往营帐外冲了出去。此时南宫宸一只脚已离开马镫,见势不妙,千钧一发之际迅速翻身,子诫欲上前抢救,却已晚了一步,他整个人已重重摔在地上。

幸好他机智果断,才不致伤及脑部,只是左手和左肩瞬间一麻,而后又是钻心刺骨的痛,一时疼得厉害。

皇帝本来打算好好嘉奖他们,此时突然意外,顾及南宫宸的伤势,急忙传唤太医诊治。

他虽不习武,可是从小到大受的伤也不少。一时咬牙忍住,活生生憋出满头细密的汗。皇帝见他还能隐忍,命人抬回营帐。

华桐见此已是心惊肉跳,但众人围了上去她已见不到他伤势如何。

南宫宸虽知那马脾气暴烈,但也不会无缘无故这般。他回头看了一眼地上,地上有一条淡淡的血迹,那马估计是闻到了血腥味才急躁了起来。而那血迹,估计是沈定的爱马留下的。

子诫慌忙跪下请罪,此事虽与他无关,但他实不该胡乱打闹。皇帝不见责,打发他照顾南宫宸。

034赛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