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35诊治

  华桐心下一片混乱,回到营帐中,李太医匆匆出来。瞧了她一眼,她早已心知肚明,匆忙准备赶紧跟过来。

他们一进南宫宸的营帐之中,已是一屋子的人。皇帝、南宫延、南宫信、沈定、子诫等人皆在场,他们行了礼,华桐依旧低头屏息静气。

他躺在炕上,唇色发白,表情却再无痛苦之色。李太医用剪子轻轻剪开他的衣衫,见肌肤已经红透,缠杂着细细血丝。虽是伤筋动骨,却也无大碍。

随即回禀了皇帝,皇帝见无事便让众人皆退下。转身待要离开,却见一女子清冷孤远,站在远处。仔细一想,原来是太医署的人。

“那晚采药便是你?”

华桐不由一颤,赶紧跪了下去,“奴婢该死,惊扰圣驾。”

原来那晚所见,真的是一国之君,那一双眼睛流转似千尺深潭,让人不敢直视。皇帝不认得她还好,认得她倒让她心下突然生出一种惶然的惊惧,怯怯地埋着头不敢抬起来。

众人不明其意,不知道这小小宫人如何冒犯了当今的圣上。皇帝本来对她还有几分印象,见她这样胆怯,也不再多问。

“好好照顾六皇子。”

站在一旁的子诫瞬间松了口气,皇帝已经出了营帐,后来大家都陆陆续续走了出去。子诫也不好多留,淡淡地望了她一眼,便也出去了。

南宫宸原本不知华桐在内,听到皇帝责问,才望了一眼,他的眼里似乎是天边闪亮的星星,散着幽亮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

李太医交代了几句,便吩咐华桐替他包扎伤口,他也回去。

营帐之中本还有宫婢在内,南宫宸一看,便打发她们出去。此时营帐内就剩他们二人,华桐不由地紧张了起来,却强装镇定。

她将他小心翼翼地扶起来,却不敢正眼瞧他。衣服已经被李太医剪了大半,由肩至肘是红了一大片。她的眼睛触及到他的手臂,又不由的一惊。

他手臂上的疤痕,正是当日在随成宫救她留下的。她不由地看着那疤痕一怔,心里早已万千思绪。

她其实并不是胆小之人,却因为身份特殊,使命在身,才处处小心谨慎。想起那日他是那样的奋不顾身,何时顾及自己的身份。

她抬头望了他一眼,他的眸光流转,是那样的真切,使她惊慌地垂下。

她的乌发浓密,碎发凌乱地拂在耳畔。肤如凝脂,颊边红晕嫣然翻飞。见她衣衫单薄,他不由有些心疼。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她吓得怔住,好在他只是轻轻那么一握便放开了。

“手怎么这么冰冷?”

言语之中极为关切,她极力自持,但心里已是乱麻,千头万绪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嘴角微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不敢再抬头看他,只怕这一看自己便会深深地陷进去。

此时屋内鸦雀无声,只听得营帐中央的火盆炭火发出的哔啵之声,她只是觉得这样呆坐着尴尬,便走过去拿起火钳拨火。那火烧得不旺,经她这么一拨,烟雾倒腾腾地窜了起来,一不小心,便把自己呛地不住咳嗽。

他过意不去,知她觉得尴尬,便淡淡地说,“我没事了,你回去休息吧。”

她行了礼,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035诊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