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4助兴

  养了几日,皇帝的病症已全无,全营饮宴,欢饮达旦,并将那日所作的《梅云图》赐予南宫宸。

不知为何,华桐也得到了一些赏赐。无非是一些宫内的玩意儿,紫砂香炉,蓝纱宫扇,青花脂粉箱等一应用度。

皇帝见她识字甚广,将敕造的宣纸,命人裁剪成笺,将其中的白兰花笺赐予她。

她受赏之后,皇帝留她在一旁伺候。一场春猎,不紧不慢,已过半月余。再过几天,便得回朝。

他独自高座饮宴,望着下面的群臣,面带笑容,目光却飘忽不定,最后落在了他的三个儿子上面。

早已到了该立嗣的时候,可他却迟迟不下圣旨。在朝臣眼里,他不过是在大皇子南宫延和三皇子南宫信之间犹豫不决,至于那个南宫宸,无心朝政,其他皇子尚小。

南宫延军功赫赫,深受武官拥戴。南宫信足智多谋,吏治有方。二人各有各的好,也各有各的不足。

见他愁眉渐锁,内臣们最会察言观色。总管王钦刚要宽慰几句,下面南宫信突然站了起来,“父皇,喝酒怎可无曲子助兴,儿臣吹奏一曲,给大伙儿助助兴。”

若论起善解人意,非南宫信莫属。皇帝顿时微微一笑,南宫信便命人拿来了箫。

这支玉箫是他寻访南夷所得,质地温润,不论从音色还是材质,皆为上品。箫声一出,清丽婉转,如回风流月,响在寂静的旷野之上。

华桐听那箫声,丝丝入扣,甚为悦耳。

王钦缓缓上前道,“如此良辰美景,少了歌舞的声乐甚是可惜。”

可出宫之时未带乐师歌姬,此时也不过是南宫信兴致一起,才有了这绵长的箫声。既然王钦这么说,他肯定不是来扫兴的,皇帝一边兴致勃勃地听箫喝酒,一边又让王钦凑脑袋过来,“那你有什么法子?”

王钦眉眼瞥了华桐一眼,甚为轻松自然。皇帝的眼神略微一惊,但随即又神色自如,微微一咳,华桐便将视线收了回来。

“华桐,这箫声如何?”

“三皇子技艺纯熟,这箫声看似干练有力,却是绵力无常。”

“朕说的不是这个。”他看着她,“朕听王总管说,你擅舞,朕从未见过,不如给大伙儿助助兴,如何?”

那王钦在宫中耳目甚多,对于在御前的人,总免不了一番查究,才知道华桐的底细。

华桐微微一怔,望了那王钦一眼,身子早已僵在那里。

“怎么?三皇子为你伴奏,不乐意?”

她并不是想谁给她伴奏的事情,在这群臣饮宴之上,她哪里敢跳。只觉上面人的目光越来越强烈,似乎脸色变得不太好,她只好无奈地点点头。

命人准备了明黄的软垫,皇帝此举她毫无准备,只得蒙了面纱上去。月光淡淡泻下,静静地洒在她的身上。她寻找着箫声的韵律,随之翩翩起舞。

南宫信见有人伴舞,看她长发翻飞,在月光之下影影绰绰,闪耀动人。一时之间,便领会到她的舞,箫声和着她流转。

树影婆娑,风从耳边灌过,裙角翻飞。月光在苍茫的大地上漂浮,像身轻如燕的她,在这软垫上飞舞。此情此景,仿佛旷野上一幅浓艳的画,一抹绚丽多姿的斜阳。

南宫宸略微一惊,但随即又看着她的舞出神。那日她在随成宫的起舞的样子就像昨日一般,那样真切,那样历历在目。

声停舞止,一场风华的演绎止于群臣的喝彩之下。她早已浑身是汗,默默地退了下去。南宫信不由地望了一眼,只觉几分眼熟。

依旧是喝酒畅谈,此时却有侍卫匆匆来报,打破了这个美丽的夜晚。

044助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