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9往事如尘烟

  南宫信因为淑妃薨逝悲痛不已,守孝期间多日没上早朝。南宫宸向来和南宫信走得不近,但手足之情却一直在,皇后也多次催促他去看看三哥,那日下了朝便约子诫一起去看望他。

他一直闭门谢客,府中上上下下便衣素服,冷寂了不少。他们俩进了穿堂过了月洞门,远远见一个人矗立着。

几日不见,他消瘦了不少。他一袭素雅的白衫,儒雅地负手在廊前,目光森冷地看着前方。一阵微风而过,春夏交际,已经十分暖和。然而从他身上,却让人觉得寒风凛冽,好似要冻得人麻木一样。

“三哥。”

他的深思飘远,好似突然回过神来,后背微微一颤,缓缓地回过头来,对着他们淡淡一笑,眼神里却依旧的空落落的。

他一向孝顺,可是母妃却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他,从他知道消息之后,即使再怎么快马加鞭,也是无济于事。从那一刻他便知道,很多事情,一旦错过,便不再有悔过的机会。

“三皇子,贵妃娘娘一定不希望您这样,还请爱惜身体。”

他的一双眼睛淡淡扫过子诫,“你们不用担心我。”

下人刚捧了茶过来,子诫看见廊下一人披麻戴孝而过,此时虽还是守丧期,不过连三皇子都已经换了孝服,怎么会有下人这么不懂礼数。

随即唤了过来,那个人面色沉郁地立在他们面前。

“你是何人?为何府中上下都换了衣着,你这样是何意?”

“回禀大人,今日乃父亲冥寿,故而才冒犯了。”他的眼神里是一股哀伤,却似乎并未察觉自己所犯的错误。

南宫宸微微诧异,“就算是冥寿,也不该这么穿。”

南宫信早已蹙着眉头,不过他好像似乎更加理解他的心情,多了几分耐心,仔细瞧了一眼,认出他,缓缓地说,“你父亲过世已久,以前的事情为何要一直挂在心上,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

那人唯唯诺诺,似乎有难言之隐,跪下去答了一句,“小人辜负三皇子爱重,请三皇子责罚。”

南宫宸越发觉得不对劲,疑惑地看着南宫信,“三哥,怎么回事?”

南宫信缓缓地叹了口气,反问道,“你可知他是什么人?”

南宫宸摇摇头,他自然不认识。

南宫信嗓音沉沉继续说道,“他叫郭子誉,你定然不认识,不过他的父亲,我想你应该有所耳闻,他父亲乃是南境主帅——郭怀。”

南宫宸只是听过这个名字,这件事子诫比他清楚多了。

听旧人说,郭怀当时携妻执掌南境,血战南夷,其妻也是一代巾帼,一介女流率奇兵破强敌,当时也成一段佳话。

可当郭怀叛臣的罪名落实之后,谁还会去记得这些。而叛臣遗属,自然不能见天日。然而郭子誉却在南宫信的府中这样明目张胆,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

随即子诫不由一惊,说道,“郭子誉,你不要命了吗?”

当年的事情他只是听闻,今日见郭子誉这样,说不定尚有隐情。只是事情都已经过去三十年了,往事早已如烟尘,谁还会在意。

当年的郭子誉,不过尚在襁褓之中,他什么都不知道。

南宫宸见事有蹊跷,随即让他们进屋说话。经过一番细说,他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听了南宫信和郭子誉的话,他和子诫心中是愤愤难平。

南宫宸本来没有那么冲动,但早朝却论起了忠义,皇帝似乎对一些人起了疑心。他不由地想起了这件事,才会在朝堂之上冲撞了皇帝。

049往事如尘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