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64立储

  立储之事一直是皇帝心里最烦忧的事情,几个儿子当中,也不乏人中龙凤。只是该立谁才好,其实他心里早有答案,只是怕还不是时候。

华桐最近一直悉心照料皇帝,她的针灸术加上李太医内服的药,皇帝日复一日矍铄了起来。近几日南宫延和南宫信多来探望,就独独那南宫宸,不曾在乾和殿见过。

他总是和他的父皇难以好好相处,心中明明担忧,但嘴上总是不肯说。因此到了皇后那里,就开始从母后的神色里窥探父皇近日的身体状况。

皇后对这个儿子再了解不过,不打算瞒他,该说的都说尽。皇后见着父子俩较着劲,可却比任何人还关心对方,无奈地摇摇头,实在不懂他们的心思。

华桐一直侍奉左右,近几日她偷偷吩咐宫人,如果皇帝想吃芙蓉黄子软糕,便交付给她。她私下偷偷换了,幸好皇帝并未察觉。

也难怪,味觉不是比常人好的,都难以吃出其中的不同。

皇帝每日早朝下来便批奏折,最近一段时间还常常出神,华桐从他的言语之中,也大概知道他为立储的事情烦恼。

那日她见他用御笔在宣纸上写着“覆辙”二字,皇帝眼底的神色令人摸不透,也许他在感慨世变之沧桑,也许他只是在为立储的事情烦恼。

立储向来是大事,华桐做事一向有分寸,不敢胡乱评论。皇帝见她瞧了那两字一眼,便默默立在一旁。

过了许久他问,“你对这二字何解?”

华桐微微思考,轻声答道,“不管开国如何,往往只有一个走向,便是由兴而衰,由盛而亡,在上位者,所能做的,只能令这兴盛久远,却不能时时保持。”

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陛下只是怕后世的人重蹈前朝的覆辙,所以才如此忧心忡忡。”

她的这番话虽然见解颇深,不过在别人耳中却是极为大逆不道的言辞。好在皇帝开明,知道她并无妄言。华桐说出了他心里的忧虑,他好不容易将尤国的颓势渐渐扭转过来,只怕后世子孙不像他这样兢兢业业,枉费他的一番心血。

“那你可知,朕忌什么?”

“陛下忌骨肉相残,忌权阉党争,忌宫闱恃宠,忌战乱殃民,忌……”

不待华桐说完,他便挥了挥手,眼底是一副又惊又喜的模样,指着她说,“知我者。”

其实华桐并不见得知他,只是历来君主,最忌讳的不过这些而已。虽然蓝海国没有这么复杂的权势纷争,但他的父皇何尝不是这样。

他的眼底带着欣赏的深意,望着她好一会儿,小声地问,“你认为,延儿如何?”

华桐一下子怔住,他不知道皇帝这话是不是试探,立储乃国之根本,就算她平常再怎么妄言,这个时候谅她也不敢胡说。

换作以前,华桐想南宫延是皇长子,本该顺理成章就是储君。在朝堂之外,他军功赫赫,也是立储的不二人选。但如今,五石散一事如今仍令她胆战心惊,她如何能分辨南宫延的心思。

她只能怯怯地回答,“华桐愚昧。”

见她忽然变得畏首畏尾,皇帝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那日她与南宫延眉眼之间流光闪动,早已在皇帝的心里。

064立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