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深夜笛鸣

  洛素岸很想仰天长啸,或者向前走几歩,揍一顿帝赤彼,很显然,这两种选项全部都被否决了,洛素岸沉着一张小脸,落寞的往屋子里走去,左手捂着肚子,宁愿饿死,也不吃那些没放调味料的东西。

死,不足为惧,洛素岸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如今来到魔兽世界,原本想着上天怜悯她,给她一次重新活下去的机会,可现在来看,她在这个世界上无牵无挂,死了也罢。

洛素岸沉沉的躺在床上,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身体,谁想帝赤彼居然开门走了进来,洛素岸看不到他的人,但能听到他的声音。

“这里有些水果,是甜的。”有什么东西被放在了桌子上,只听到沉稳的脚步声慢慢远去,突然又止住,道:“不要想太多,你是本尊的魔兽,你要饿死了,本尊也会死。”

刚刚对帝赤彼有一丝好感的洛素岸,听到最后一句话,差点被气的呛死,待关门声传入洛素岸的耳朵里,洛素岸立马翻开棉被,看到桌子上果然放了一些水果,心里不禁又开始纠结。

吃?还是吃?还是吃呢?

好吧,吃!翻下身,虽然有点介意是帝赤彼那个坏蛋送来的,但至少可以填饱肚子,而且,看上去还蛮好吃的样子!

迅速清扫完桌上的水果,洛素岸拍了拍肚子,知足的继续躺下睡觉。

夜里有点凉,洛素岸是被冻醒的,她醒来的时候,月光很清,洛素岸好似听到幽幽的笛声,微微打开窗户,被冷风吹得瞬间回了神。

洛素岸轻巧的打开门,朝着笛声寻去,只见在月光的铺撒下,帝赤彼一席白衣在梅树下吹笛,风略有点大,湖面微波粼粼,泛着月光,帝赤彼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梅树下,隔得有点远,洛素岸看不清帝赤彼的神情,只能依稀听出笛声的哀伤。

他是在祭奠着什么吗?

还有,他怎么又换了一套衣服?不对,是他干嘛大半夜的跑到她的院子打扰她休息?

一曲终了,帝赤彼这才把目光投向洛素岸,洛素岸微微一愣,因为她竟从帝赤彼的目光里感受到了一丝的恨意,但很快就被他很好的掩盖了过去。

帝赤彼始终没有说什么,过了许久,也不一定是许久,但是洛素岸感觉已经过了千万年那么漫长,帝赤彼转头离去的那一刻,洛素岸险些倒下。

那种感觉太可怕,可怕到洛素岸的心脏可能都停止运行了,她不该出来的,倘若她在走进一点,又或者她不是他的契约魔兽,她一定会被他残杀,然后毁尸灭迹的。这是洛素岸的想法,她那时还完全不知道,那一刻,帝赤彼内心的复杂。

也就是那一个晚上,洛素岸决定强大起来,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不用受到帝赤彼的压迫,那个晚上,杀与不杀只是他一瞬间的想法,可偏偏就能决定她的死活,她不甘心,可偏偏,又被他那无措的眼神所触动。

那种眼神,仿佛是迷失在茫茫沙漠中的小孩儿,失去了方向,失去了依靠,一无所有,无可奈何。

看得她,竟有些心疼。

错觉!

那一定是错觉……

吧?

第7章 深夜笛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