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9章 解渔网

  桃夭夭吐吐舌头,哼了一声轻点了下头,轩辕锦宸没有说话,只是脸色阴沉的可怕。

过了不久,南宫夙带着轩辕寒溜溜达达的走了回来,手上还拿着几张纸,南宫夙走进屋将那几张纸随手丢给让桃夭夭:

“这个东西由你交给你们船长就好”

桃夭夭摊开瞅了一眼,那纸上面写着轩辕锦宸和南宫夙两个人的名字,而另一张纸上却只写了轩辕寒一个人,下面的内容无非是那些坐船保障的官方话,似乎是需要坐船人签字的东西。

“船长是那位大叔吗?”

桃夭夭挑眉反问,轩辕锦宸看了一眼她手上的纸张,淡淡解释道:“这个东西凡是坐船的人都要填写,以保证坐船的人一旦出了危险和本船毫无关系的证明。”

桃夭夭皱眉:“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也就是说一旦你们在这船上发生任何意外,他们都是不负责任的对吗?”

轩辕寒挑眉点头,随即不满的看向南宫夙:“你是故意的吧! 为什么没有把我的名字和你们签在一起,反倒是单独放着?”

南宫夙勾起唇角:“这又不是我的意思,你去问七弟啊”

七弟? 桃夭夭斜睨着轩辕锦宸, 轩辕锦宸站起身,眉眼间毫无情绪波澜:“你不是说过了,这是皇上单独给你的秘密任务吗? 如此,你应该感谢我才是”

轩辕寒诧异的看着轩辕锦宸:“你的意思是,你没打算让皇上知道是你帮我找到暗夜宫眼线?”

桃夭夭也诧异的看着轩辕锦宸,他不是说过最讨厌被人当枪使吗? 怎么会忽然这么做? 这么做的意图,不就是很明显的在背后帮助轩辕寒完成这件事吗?

轩辕锦宸端起茶盏:“帮你不代表就这么算了,我需要神捕衙的官印一用,但我一向与其不怎么对付…”

他话说一半,轩辕寒便懂了他的意思,但仍旧苦着脸道:“可是,神捕衙的官印在白月初手上,白月初那个死木头怎么可能会肯借我呢?”

轩辕锦宸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所以说,这就需要你想办法了”

轩辕寒认命的叹口气,南宫夙一直站在门口处望风,他伸手对着桃夭夭挥了挥示意道:“有人来了,小东西你快去把这单子交给船长”

桃夭夭忙点头,她站起身对着轩辕锦宸撅起嘴:“我走了,你们可得保护我的人身安全”

轩辕锦宸点点头,桃夭夭快步离开房间后,拿着单子走在甲板上四处张望,越凡一巴掌拍在她的后脑勺上,语气不善:

“你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偷懒了?”

桃夭夭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伸手将单子在越凡的眼前晃了晃:“我去取单子来着,你看,我全部收好了”

越凡有些诧异的看着桃夭夭:“你还挺能干,一般这种单子都得废好半天的口舌才能让那些少爷签字,你倒是挺麻利的。”

越凡接过单子走向大叔,跟大叔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谈话的途中还偶尔向桃夭夭投去目光,桃夭夭站在远处没有说话,薛楠走到她身旁道:

“晚上还有解渔网的任务,你穿的少一点,这样下水也比较方便”

薛楠说完转身离开,丢下傻眼的桃夭夭一个人站在那,只见她听完后脸色逐渐从青变黑再变紫,整个人都不好了!

须臾,她一个健步冲到了越凡的身边,语气颤抖不定道:那个…晚…晚上解渔网的话,我也要下水吗?”

越凡和大叔集体翻了个白眼给桃夭夭看,大叔收好单子淡淡道: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你虽然是短工,但也不能不做活啊,这解渔网是细活,你要是弄不好,小心你的皮!”

桃夭夭打了个激灵,心里暗暗犹豫。

这是个好机会,在水里解渔网要是一不小心把水弄到了谁的头上,这也是说不准的事情,也不会被起疑心。

桃夭夭心里暗下了决定,随即便换了个表情,忽然笑眯眯的点头道:“说的也是,我会好好工作的,现在就去换身衣服”

桃夭夭说罢转身便打算离开,刚收好单子的大叔忽然喊住她:“那个…桃乐啊,你先别走,一会儿和越凡一起换衣服吧,现在先去忙客人”

桃夭夭浑身一僵,立刻拒绝:“不行!我…我不能和别人一起换衣服”

越凡挑眉看着她:“怎么? 像个男人一样不行吗? 怎么你说话做事像个小姑娘一样别别扭扭的,像什么样子!”

薛楠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你紧张什么? 虽然咱们这儿都是男人,但也没有好龙阳癖的,你不用担心!哈哈哈”

随着薛楠的这句玩笑话,一向板着脸的越凡和大叔全部都哄笑了起来, 桃夭夭有些窘迫,一句话也没多说的转身离开了。

将近到了下午,夕阳也逐渐落了下来,桃夭夭站在甲板上,心里犹豫不定,忽然后悔就这么答应了下水解渔网。

越凡从一旁走了出来,拿着毛巾搭在肩膀上,头上围着厚厚的头巾,桃夭夭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你为什么带头巾?”

越凡看了桃夭夭一眼:“我喜欢,不行吗?”

桃夭夭抿抿唇没有说话,薛楠走过来手里端着饭菜:“你去把那三位少爷的饭菜端过去,别忘了跟他们要钱啊”

桃夭夭哦了一声点点头,目光倍感疑惑的划过越凡的脸,越凡面无表情,薄唇紧紧抿着,他叉着腰看见桃夭夭走远,这才松了一口气一般,走向船舱。

轩辕锦宸依旧是那副安静的模样在那写着什么,南宫夙把玩着萧管坐在一旁,只有轩辕寒一个人百般无聊的在一旁拄着脸发呆。

桃夭夭敲敲门走了进来,轩辕锦宸看着她,忽然出声道:“把饭菜放在桌子上,到我这儿来”

桃夭夭也没问话,乖乖照办,她站在轩辕锦宸面前,好奇的探出头想看看他在写什么,却被轩辕锦宸忽然抓住手腕。

桃夭夭面颊一红,睁大眼睛看着他:“宸,宸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轩辕锦宸从怀中拿出三张银票递到她手里,随即缓缓松开握住她手腕的手道:“这是饭菜的钱,记得给船长。”

桃夭夭眨眨眼,依然盯着轩辕锦宸的翠眸瞧,轩辕锦宸轻敲桌面道:“你还有什么问题? 怎么这么看着我?”

桃夭夭猛的摇摇头没说话,轩辕寒忽然道:“诶,这都多长时间了! 真的没办法让他们的头发接触到水吗?”

南宫夙邪肆的勾起唇角,对轩辕寒打趣道:“哟,既然你这么着急,不如代替小东西去找机会如何?如果这么容易就能得手,干嘛还要七弟帮你忙?”

轩辕寒气的干瞪眼:“你什么意思? 她做事慢吞吞的还不让人催了? 再说了,我也只是说说嘛……”

轩辕寒越说越小声,南宫夙挑挑眉,用武力威胁他闭嘴后,勾起唇角看着桃夭夭道:“别紧张,小东西。你只要能保证你自己的安全就好”

他说着还想轻抚桃夭夭的面颊,手刚伸到半空中,轩辕锦宸忽然站起身拍开南宫夙的手,对桃夭夭淡淡道:

“如果这件事做不到,且就算了”

桃夭夭猛的摇摇头,赶紧辩解:“不是不是,刚才碰巧的来了个机会,但我看着那越凡有点可疑,刚才大叔喊我去解渔网,越凡带着个厚厚的头巾,说什么喜欢带之类的话”

轩辕寒挑眉:“他正真这么说?”

桃夭夭点头:“那还能有假? 其实就在刚来的时候我便觉得他奇怪的很,这船上的船工哪个不是彪形大汉,身材粗狂? 可他却纤细的很”

轩辕锦宸端起还有温热的茶盏,缓缓的左右轻晃:“暗夜宫的人一向修行秘术,这功夫让人难以琢磨,而且会让男人变得雌雄难辨,若是越凡真的是眼线,那这倒是挺符合。”

南宫夙把玩萧管:“可就算是这样,也没直接看到过他的头发变颜色。暗夜宫的人真讨厌。”

桃夭夭抿起唇:“我倒觉得不一定,他若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又为什么会带头巾呢? 很明显是怕头发会碰到水呀”

轩辕寒拿起折扇轻巧手心感叹道:“诶,你这女人真是笨死了!这么明显的事实,这越凡要是真的是眼线,他这不就等于是在告诉你一样嘛?”

桃夭夭不甘心的反驳:“他又怎么会知道这船上有人查他? 要是他早知道,又怎么会做如此掩耳盗铃的事情? 明明是他毫无防备被我看出破绽”

“你!”轩辕寒指着桃夭夭气的说不出话,桃夭夭哼了一声挑眉望天,不屑理他。

轩辕锦宸轻佻翠眸,语气不温不火:“你们两个都住口,谁都没猜对。那暗夜宫的人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做掩耳盗铃的事情? 更遑论,如果他真的知道有人查他,那他现在这个反应,其实倒是没有错”

南宫夙略感奇怪的看着轩辕锦宸:“你这话是何意?”

桃夭夭同样不解的看着轩辕锦宸,轩辕寒抓着头发纳闷蹙眉,轩辕锦宸叹口气道:

“你们的脑子都是摆设么? 这件事本就是常理而论,如果是你们处在暗夜宫眼线的这个位置,除了不让人怀疑,那就只有反其道而行”

第69章 解渔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