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七】草屋单挑!

  神捕衙内,庄严肃穆。

可今天却比往日要来的更加幽静,神捕衙内只留第一神捕白月初一人在断案,陪同的却是刑部尚书。

只见,案板前端坐着一个一身白衣蔚蓝锦缎腰带的男子,眉眼之间带着一股凌厉,他抿着唇,单手拿起书帛,看都没看就狠狠的丢在地上!

“该死的,这个月本就已经有三个命案没破,神捕衙人手不够,这七王府竟然还捣乱!这个时候派人来传话抓拍花贼!”

刑部尚书捡起书帛,口气微颤:“白,白大人啊,这…这七王府的人咱们惹不得啊!你说要不咱们分派点人手来办吧?”

白月初冷笑,随手将桌子上的东西推翻至地上,咆哮道:

“分派点人手? 怎么分!你告诉我怎么分!神捕衙上上下下八十多号人集体出动,现在神捕衙内只剩你我,让谁去抓!?”

“这……”刑部尚书支支吾吾的看着白月初,语气带着讨好:“您看我老胳膊老腿的也不方便动弹,不如白大人您先去看看情况,这里的案子我来审?”

白月初斜睨了他一眼,语气不善:“废话!难道我让你去抓拍花贼不成?”

刑部尚书擦擦汗,一脸苟同:“嘿嘿,您说的是,你说的是…”

看着刑部尚书那副模样,白月初叹口气,随手抓起书帛扫了一眼,继而又气的抓狂:“这个轩辕锦宸! 寥寥三个字‘拍花贼’就让我飞一般的赶过去!他比皇上还大谱!”

一听这话,刑部尚书急忙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的拉着白月初的胳膊劝慰道:

“可别这么说啊白大人,这七王爷因为懒得理朝政,所以才会在当初临时变卦想当王爷,这可是咱们东篱国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小心隔墙有耳,否则易招杀身之祸啊!”

白月初气的鼻子都快歪了,随手推开刑部尚书往前走:“我一人办四件命案,还不如把我杀了来的好!去他的杀身之祸!”

说完,那抹白衣身影大步走出神捕衙,摔门而去!

刑部尚书擦擦老脸上的冷汗摇头道:“诶,最近的京城可真是多事之秋啊!什么事情都挤到一块儿去了。啧!诶…”

幽暗的草屋内。

桃夭夭饿的头晕眼花手没劲,远处的桌子上,黑衣男子正大块朵硕!她眼巴巴的看着那黑衣男子吃肉喝酒,喉咙随着那双筷子的晃动而咽口水。

这一下午滴水未进,都快饿死她了!

“黑衣男子拿着一个鸡腿,溜溜达达的转悠了一圈,挑着猩红的双眸嗤笑道:“你们谁来给我畅快一宿,我就给谁吃一只烧鸡!如何?”

“这…”

有不少女子开始犹豫不决起来,桃夭夭啧啧摇头,声音愤恨:“姐妹们!咱们大家都淡定点,绝对不能让这家伙占了便宜”

其中一个女子抬起头,咽了咽口水后,她的目光闪烁不定:“姑娘,你是刚刚被捆来的吧?”

桃夭夭不解的点头,那女子继续道:“我都被绑来三天了,只吃过半个馒头一口水,实在不是我没骨气…”

【二十七】草屋单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