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九】当事人与听书者

  “小东西,上次的事情办的如何啊?”

桃夭夭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眼角抽搐的看着南宫夙,随后磕磕巴巴的照实回道:

“也不没怎样,他什么都没说”

南宫夙不置可否的恩了一声,狭长的眉眼淡淡上挑:“那么,也该轮到你帮我做些事了吧?”

啥?

桃夭夭睁大眼睛,转身就想跳下树!结果却被南宫夙随手握住纤腰,戏谑的声音在她耳边呢喃着响起:

“想跑?这样真的好么?那个男人还在树下找你…不怕被他大卸八块?”

桃夭夭悲催的仰头望天:“你当初并没有说让我帮你做事啊!”

南宫夙单手揽住她的腰,语气轻柔:

“既然如此,那你就下去吧。反正救人这种事对于我南宫夙来说也没什么好处,刚刚绑你的那个男人可是这一带出名的‘拍花贼’!听说还和京城最近的很多起命案有关。”

桃夭夭扯扯嘴角脸色发白:“反正大家都是一路人,我就不信他能把我怎么样。”

南宫夙再没多说,忽然松手作势要推她下去,桃夭夭一把抱住他的手臂,可怜兮兮的冒冷汗道:“教主大人,咱们有事好商量,不如先找个地方喝杯茶怎么样?”

桃夭夭满脸‘诚意’的看着南宫夙,南宫夙收回手揽住她的腰:

“好”

……

茶馆内,桃夭夭和南宫夙相视而坐,她淡定的看着南宫夙一言不发,南宫夙也只是勾起唇缓缓挑眉,示意她看向一旁。

桃夭夭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他们前面的桌子围满了人。

一个说书的老头拍着案板,像模像样道:“据说!前两天庐山的风影阁派了一个弟子下山了!这件事在咱们京城里,可算是激起了千百道浪啊!”

桃夭夭刚喝下的茶水被呛得一口气喷了出去! 南宫夙手疾眼快的拿起扇子随手遮住自己欠身让开,茶水喷擦过南宫夙的肩膀洒在了地上。

桃夭夭抹了一把嘴,尴尬的对南宫夙笑了笑:“对不起啊,我对他的故事感兴趣而已,哈哈…”

南宫夙收好折扇,淡淡摇头,伸出食指轻抵薄唇道:

“别出声”

桃夭夭赶忙点点头,左手紧张的握拳,须臾,那老头摸摸胡子继续道:“据说,这位弟子本领不错,就连风影阁独门绝技‘幻冰指’都掌握到了七八层!”

围观的人群咂舌:“诶呦!那可了不得啊! 据说幻冰指这功夫邪门的很! 一般人练了很容易阴阳失调的!”

老头啧啧摇头:“也不知道那下山的弟子到底是男是女……不过!听说她的师傅‘风影百花手’十六年前就是让那位人闻之哀嚎的神偷之首,”

老头顿了顿,继而道:“京城人人都知道,什么宝贝只要被‘风影百花手’盯上,哪怕是众目睽睽之下也肯定会难逃被盗走的命运!如今,她这新下山的徒弟也不知道功夫能抵得上她几层…”

众人七嘴八舌的感叹:“诶,京城又要被血洗了,十六年前的事情,会不会再次重来啊…”

桃夭夭听着他们的讨论,这才发觉自己这下山的不几天的功夫,那身份就已经出现了无数个版本在外界了!分明她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不是吗?

更何况,什么叫做‘不知道是男是女’啊!幻冰指顶多就是闻不得花香,怎么就不男不女了!她很像不男不女的人吗!

真是以讹传讹啊!

桃夭夭一边磨牙一边生闷气,南宫夙却好整以暇的端起茶盏接那老头的话茬道:“不过,幻冰指不只是阴阳失调而已,还有一个最大的弊端,不知道前辈可知道?”

那老头抬起眼,目光发亮:“难道阁下说的是…幻冰指的死穴,花卉之气?”

南宫夙收回手,好整以暇的勾起唇角:“没错…”

【二十九】当事人与听书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