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十五】有史以来头一遭啊!

  原来是轩辕锦宸挥手赏了倾婉婉一巴掌,那巴掌声印在倾婉婉的脸上,很脆,很响。

四周鸦雀无声——

桃夭夭和倾婉婉全部诧异的望着轩辕锦宸,轩辕锦宸的语气依旧平静:

“出口不逊,该打。”

倾婉婉后退两步,脸被臊的绯红,大庭广众之下挨耳光已经够丢人了,而且还是被轩辕锦宸所打!这更让她在倍感丢脸之余还很是气恼。

桃夭夭呆愣愣的站在那里,脑子差点停止运转,她刚刚应该没看错吧? 轩辕锦宸……竟然出手教训倾婉婉?

真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史以来头一遭啊!

桃夭夭在心里疯狂腹诽,她悄悄瞄了一眼倾婉婉的脸,那巴掌印并不重,看来轩辕锦宸也没有下狠手,过了一会儿便没了痕迹。

虽然面颊上的巴掌印并不深,但倾婉婉依旧不敢置信:“宸哥哥,你打我? 从小到大,你从没对我动过手。”

是啊,轩辕锦宸虽然为人冷漠,却也是出了名的‘君子动口不动手’他从未对任何女子动过粗,但这次却是唯一的一次。

轩辕锦宸的声音不温不火,随即轻笑:

“你打了本王的女人,本王怎会袖手旁观? 本王从不动怒,这一巴掌顶多……只是警告而已。”

言外之意便是,这一巴掌算是轻的了。

桃夭夭看着眼前的场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她之前绝对是想错了,轩辕锦宸不只是冷漠而已,这个人要是真的动起怒来,会比任何人都残忍。

倾婉婉微微抿唇捂着脸,没再多言。

倾婉婉知道,这个时候的轩辕锦宸虽然在笑,但话语里已经透露着明显的警告,他的确是从不在众人面前做如此粗暴举动的人,但如今,他会赏自己一个耳光已经不仅仅是怒火的先兆了。

倾婉婉捂着脸后退几步,美目含泪,微微欠欠身:“对不起,宸哥哥”

她说完,目光更加幽怨的瞪着桃夭夭,

这个桃夭夭到底是什么来头? 为什么一向冰冷寡情的宸哥哥会对她另眼相待?

轩辕锦宸微微抿唇没有说话,桃夭夭抓着轩辕锦宸的手睁大眼睛警告道:

“喂!你刚刚在说什么? 我可警告你,什么叫做‘你的女人’啊?我桃夭夭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只是我自己的! 少占我便宜!”

轩辕锦宸挑眉看着她,伸手把玩着她鬓角的一缕长发:“我没想占你便宜。只不过是演戏要演全套罢了。”

桃夭夭撇撇嘴:“无赖!”

轩辕锦宸完全无视他人目光开始和桃夭夭闲聊打趣,桃夭夭则是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耍赖央求着要再去前面走走。

轩辕锦宸看了她半晌,最终应允道:“带你看看花卉也好。”桃夭夭狠劲点头,拉着轩辕锦宸的手大步往前走去。

皇宫的旁院的花丛整齐别致,都看不见一株凡品,株株珍贵异常。

她暗暗搓手,就算是偷几株花种回去,那都能卖不少银子,要是再加上这宫里的各种翡翠装饰……!!

诶,那白花花的银子哟。

轩辕锦宸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忽然把桃夭夭拉近一些,在她耳畔细语警告:

“敢顺手牵羊,小心挨板子。”

桃夭夭下意识的屁股一抽,猛的想起了上次那顿便宜板子,虽然最后得救,但好歹也挨了十几下,屁股被打开花的滋味可不好受。

【五十五】有史以来头一遭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