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5章 你有什么值得交易?

  电梯门开了,秦唯铭脚步很快的朝着自己的总统套房走去。

池语晴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她绝望的闭上双眼,想到自己父亲竟然把她当作商品卖给了秦唯铭,她就羞愤的想一头撞死。

“秦先生,请留步!”寂静无声的走廊,突然传来一道冷淡的男声。

秦唯铭听到这个声音,神情一僵,寒冷的双眼转了过去,只见在左侧的一间套房门口,正站着一个门神一样的冷面男人。

秦唯铭只感觉心头一沉,这个男人他印象深刻,是墨槐。

池语晴绝望到了极点,忽然听到这冷的没有一丝情绪的声音,她整个人迅速的从秦唯铭的怀中奋力挣脱下来。

“救我…”池语晴对墨槐寄出了全部的希望。

可当她朝墨槐冲过去的时候,秦唯铭猛的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扯回了怀里禁固。

“池小姐,你别急,我家少爷正等着你一起用晚餐呢。”墨槐对池语晴的态度,出奇的好。

池语晴却呆了呆,现在这种情况,她连清白都不保了,哪还有胃口吃晚餐?

秦唯铭冷冷的瞪着墨槐:“你家少爷到底是什么人?屡次三番的跟我抢女人,他难道不知道这凌城是谁的天下吗?”

墨槐淡漠的答道:“如果我少爷能看上凌城,那这里就是他的天下。”

“好狂妄的口气,我警告你,今晚别坏我的事,否则就是找死。”秦唯铭危险的盯着墨槐,冷冷的扬言。

墨槐却一步一步的朝他们逼过来:“少爷的命令,就是最高的旨意,他要见池小姐,我就必须把池小姐送到他的面前去,挡了谁的好事,我可管不了。”

“救命!”池语晴此刻没有那么的慌张了,看到墨槐走过来,她趁着秦唯铭分神之刻,抬起高跟鞋,狠狠的往他的鞋面上跺去。

“啊…”秦唯铭只防着墨槐,没料到池语晴先对他下手,痛的他神情一变,手中捉住的女人,已经快速的往前跑去。

“池语晴,你给我站住!”秦唯铭恨恨的直咬牙,可下一秒,他就对上了墨槐强悍凶狠的一拳。

秦唯铭身形高大,也并非坐以待毙之人,抬拳挡下,墨槐的下一招,直狠狠的踢向他的胸口,秦唯铭虽然平日里也经常锻炼,但对于墨槐这种天生杀手级别的人,还是输的很惨。

池语晴看到刚才还得意洋洋的秦唯铭被教训的惨不忍睹,她一脸的痛快。

“还不进来!”突然,身后传来低沉磁性的男声。

池语晴猛的转身,只见龙瀛穿着一身剪栽合身的西装,懒洋洋的倚在门旁观战。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池语晴瞪大了美眸,总感觉,龙瀛的一举一动,都跟自己很有关系。

龙瀛神秘的朝她勾起了嘴角:“当然是等着救你。”

“你怎么知道我会有危险?”池语晴拧着眉儿,心里的不安却更浓重了一些。

虽然刚脱离虎口,可她怎么有一种误入龙穴的惶惑感?

秦唯铭的目的明确,所以可以防备,可龙瀛却深不可测,让池语晴防不胜防。

龙瀛眉宇轻扬:“想知道为什么?就跟我进来。”

龙瀛转身走进了房间,房门半掩着,池语晴突感呼吸紧窒,她站在原地不动。

其实…她也不一定非要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的。

所以,她并不想跟他进去,她对这个深沉的像古潭一样的男人,更觉的危险。

可,她还是鬼迷心窍的推开那道门,走了进去。

高跟鞋踩在高级的地毯上,寂然无声,池语晴看见龙瀛背对着她,立于巨形的落地窗前。

高大雄健的身躯,宛如君王般尊贵,慑人的气场,哪怕被他刻意的压制,却还是强大的散发出来。

从来没有被男人震慑过的池语晴,此刻,只感觉心头一悸,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笼罩心头。

她小心翼翼的走到他的身边,眸光往玻璃窗外扫去。

只见凌城就仿佛踩在了脚下,那些睨红灯火,更是小的就像豆灯似的。

她吓的呼吸一紧,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

龙瀛听到她抽气的声音,转过头,幽沉的眸光锁住她微微惊慌的小脸。

“恐高?”他低淡的问。

“有点!”夏微伸手拍了拍胸口,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不敢再看。

龙瀛迈步走过去,将落地窗关了起来。

池语晴对于他的体贴,有些小小的感激。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龙瀛优雅的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他目光灼灼,隐匿着一种巨大的气场,随随便便就给了人一种不敢仰视的姿态。

提到刚才发生的一幕,池语晴眼眶一红,差点就想哭出来。

可那么丢人的事情,她又难于启齿。

经过今天晚上的惊吓后,池语晴彻底的害怕了,她缓缓的抬起了眸,呆望着龙瀛,忽然道:“龙先生,我能跟你做一场交易吗?”

龙瀛一震,她竟然主动开口了。

“想怎么交易?”龙瀛嘴角扬起了迷人的微笑。

池语晴只感觉口干舌燥,如此羞愧的话,却总也说不出来。

可她知道,现在能救她的人,只有眼前这个男人。

秦唯铭被他的保镖打了个半死,池栋肯定会气坏的,只有她走出这道门,她和妈妈就会死的很惨。

她不想死,也不想妈妈再被池栋伤害,所以,她只能乞求这个男人。

“只要你让我和池家脱离关系,我可以…答应你任何的条件。”池语晴小手紧捏,小脸早就红艳如火,呼吸也紧滞着,胸口轻轻的起伏,但她的眸光却紧紧的望着那道清贵的身影,等着他的回答。

龙瀛仿佛早就料到她会提出这样的条件,嘴角笑意一敛,他有些淡漠的起身:“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做交易?你有钱吗?”

“没…没有啊!”池语晴美眸一僵。

“那你有什么?”龙瀛故意的靠近了她,浓郁的男性气息,将池语晴彻底的笼罩。

池语晴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死死咬住的下唇,慢慢变白。

“我…的身体是干净的,我只有…”她羞愧的想死,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转身逃走。

如此骄傲的她,此刻却要如此低贱的去求一个男人要自己,她觉的活着都浪费空气。

龙瀛离她很近,她的声音细如蚊鸣,可他却一字不落,听的清清楚楚。

龙瀛突然伸手,徐徐的在她洁白似玉的小脸上滑过,那柔嫩如婴儿般的肌肤,随着指尖的电流,窜进了他的胸口,接着,朝着更下面的地方狂燃而去。

向来自律的健躯,因为这突来的电流,有了一丝失控的轻狂。

池语晴神情一呆,当感觉到他微凉的指腹触及脸颊时,她还是下意识的躲了躲,虽然躲不掉。

龙瀛见她那本能的躲闪,浓眉一拧,淡淡道:“我不喜欢强迫。”

池语晴一惊,显然自己刚才那不经意的躲闪惹恼了他,立即低急道:“我是心甘情愿的。”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十分的迷离,池语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的颤抖过。

从指尖一直颤到了心口,她好害怕龙瀛会拒绝帮她,如果龙瀛都不帮她,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听说你三年前跟别的男人有染?”龙瀛眸光微眯,嗓音轻淡。

池语晴一呆,难于置信的睁大了眸子,龙瀛到底是什么人?又把她调查的多清楚?

为什么连那种事情,他也知道?

池语晴的心一寸一寸的冷下去,她感觉…龙瀛比秦唯铭更可怕,就像隐藏在黑暗中的魔鬼。

和魔鬼做交易,要付出的代价,肯定更重。

池语晴想哭,她走进这间房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虽然明知道龙瀛神秘莫测,心思诡谲,她却不得不委曲求全,低声下气。

“没有,那是别人设计我的,我跟那个男人…一点关系都没有。”池语晴摇着头,有些急切的解释。

“是吗?”龙瀛亲口听到她的否认,眸底的光芒更加灿烂。

“你要不相信,我们可以现在就检验。”池语晴羞赧的想钻地洞。

龙瀛却忽然笑起来,嗓音低沉,宛如钢琴最低沉的琴键。

“你笑什么?你如果不肯帮我,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池语晴本就羞愤的想死,没想到龙瀛还捉弄她,她顿时就恼火了。

“去洗个澡吧!”龙瀛见她怒了,这才停止了笑意,淡淡的说。

池语晴怔了怔,试探性的问他:“你…真的愿意帮我?”

“我可不会把这个机会让给别的男人。”龙瀛邪恶的扬起了薄唇,迷人又蛊惑。

池语晴无语,但她还有一件事情,必须问清楚:“你能告诉我,你的身份吗?”

龙瀛眸光凝固了两秒,她这是怀疑他?

“抱歉,我并不是故意要知道的,我只是…你知道秦家和池家在凌城的地位,所以,我希望你在答应我的时候,也权衡一下轻重,可别为了救我…连累了你。”池语晴明明只是想证明他是不是骗子,但却把话说的很动听。

龙瀛趣味的笑了笑:“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是怕被我骗吧。”

第55章 你有什么值得交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