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7章 难言的滋味

  萧倾陌带来的不愉快,让白瑾霜一晚未眠。

第二天清早,她起床梳洗,心里很不舒服。想了想,原来今天是她的寿辰。准确来说,应该是唐灵筠的寿辰。

以前为唐家大小姐,她哪次寿辰不是热热闹闹的?家人不用说,就连想巴结爹爹的人,都涌着来给她送礼。

就在她的记忆开始要泛滥的时候,她狠狠地掐了掐自己的手臂。

不可以,不可以再去想那些可笑可悲的往事。现在,她已经不是唐灵筠了。她什么都不是,也什么都没有了。

她走到院子里,看到大白在慵懒地晒着太阳。有时候,做只宠物也挺好,至少可以无忧无虑。

她转念一想,就算她不是唐灵筠了,她也能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过个寿辰吧。

于是,她给自己上了一个淡淡的妆,换了一身玫红的旗袍。红鸡蛋和寿面是不能吃了。也许,可以去外面晃晃,散散心吧。

她于是又寻了借口,从侧门悄悄地出了府。为了避人耳目,她连彩蝶都没带。

她漫无目的地走了一段,有个黄包车车夫走了过来,殷勤问道,“太太,需要坐车吗?”

白瑾霜见车夫长得实诚,便坐上了车。

不过,她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

“太太,您还没确定去哪里吗?”车夫一边慢悠悠地拉着车,一边问道。

“小哥,你有什么好去处介绍?”她随意问道。

“去乌塘汀吧。那里可是很漂亮的,现在是初春,冰雪都融化了呢。”车夫笑嘻嘻地说道。

“那……去吧。”她犹豫了一会,终于说道。

乌塘汀是钿州郊外一处名景。可以泛舟湖上,观赏落日。她很喜欢那里,他有时空了会带她来。没想到,她还是这么不争气。神使鬼差的,她还是到这里来了。

可惜啊!物是人非了。

她问渔家租了艘小小的船,自己划船。

白瑾霜这副身子看上去柔弱,其实有些力气,划起船来一点也不吃力。

划到了湖中心,她收了桨,任小船在湖里漂游着。她坐在船头,看着湖天一色,湖上小鸟成群飞过。

虽然她不想,但是她的思绪却不自觉地飘到三年前的时光。罢了,今天是她的寿辰,她就放肆一回吧。

三年前,他们新婚之夜,他为了公务,竟然就这样弃她而去。她是伤心了好一会,但是她却毫不气馁。她真的很爱他,为了他,她可以连命都不要。

她居然偷偷地离家出走,假扮成男子。当时边境动乱,她冒着战火的危险,一路往西。途中,她还遭遇了山贼。不过,她凭着一点小聪明,成功在山贼手下逃脱。

历经千辛万苦,她终于衣裳褴褛,满身伤痕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永远忘不了,倒在他怀里的那一刻,他的眼神。

那种眼神是震撼,也有怜爱。那一刻,至少在那一刻,他应该是感动的吧?

只是,感动有什么用?他是冷血的豺狼,富贵权利才是他的最爱吧!

于是,她的思绪像棉絮一样乱飞着,混杂着甜蜜、矛盾、苦涩、仇怨……滋味难言。

突然小船摇摇晃晃的。她缓了缓神,连忙扶住船桨。

她抬头一看,却看到有几个蒙面的大汉,立在对面的船上,眼神凶残。

她再看看四周。原来,船已经驶向了一片芦苇地。

“你们是谁?想干嘛?”她不慌不忙地问道。

“哈哈哈!还要问吗?小妞,你的胆子倒是挺大的,居然敢一个人跑来游船。今天,注定你是要人财两空了!”那群人哄笑着说道。

原来是遇到水贼了!

第47章 难言的滋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