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瓮中之鳖

  杜逸衡一见是萧倾陌进来了,眼里闪过一丝慌张。

“师父,快放我下来。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大家说清楚。”白瑾霜还算清醒。

杜逸衡放下白瑾霜,却挡在她前面,“萧倾陌,是我自己要来看她的。一切和她无关。”

“督军,师父的确是来看望我的。”白瑾霜低着头。她觉得这个解释没人会相信。

有人跑过去点了蜡烛。

白瑾霜这才发现,杜逸衡穿着一身夜行衣,小腹那处好像还有一片血迹。而萧倾陌一身军装,后面带着一队扛着枪的士兵,守在门外。

萧倾陌负着手,对杜逸衡说道,“盛钿省鼎鼎大名的明月大盗,久仰大名。”

杜逸衡丹凤眼瞪了瞪,恍然大悟一般,“萧倾陌,你利用霜儿来抓我?”

“可以这么说。怎么样?当瓮中之鳖的滋味如何?”萧倾陌轻笑了笑,毫不否认。

白瑾霜陷入了深深的震惊。

“你是明月大盗?”白瑾霜对明月大盗却不陌生。她上一世就知道,这个明月大盗专盗恶霸富商,神出鬼没,从未失手。她爹爹也想捉拿他很久了。

“是,我是明月大盗。”杜逸衡淡然承认。

“师父,你是说真的?”白瑾霜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杜逸衡平日明明是个没脾气的大好人,怎么变成明月大盗了?

“我劫富济贫,总比你们官商勾结,鱼肉百姓好。”杜逸衡突然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让人倍感陌生。

萧倾陌嘴角一勾,“你说得没错,我们的确都不是好人。不过,我萧倾陌为盛钿省的督军,却容不得你这种人。明月,你知道吗?本督军寻你寻得好苦啊。”

“哼哼!萧倾陌,你怎么知道是我?”杜逸衡冷笑着问道。

“杜逸衡,你在我们面前,一直装作一个胆小怕事的戏班班主。但是,我已经沿着你之前几次留下的蜘丝马迹,追寻了你很久。上次孔家老太太寿宴,你带着戏班去唱戏,又趁机行盗。没料到孔大掳走了白瑾霜,你却来不及救她,不是吗?”萧倾陌眼神里有着一种难明的情绪。

白瑾霜恍然大悟。

杜逸衡有点内疚,“没错,等我得到消息,她已经被扔到荒野去了。”

“上次围捕你,你已经受了重伤。所以,我带着白瑾霜回门,你不敢见我。”萧倾陌自信满满地分析道。

“的确如此。”杜逸衡绝望回答。

萧倾陌一脸不屑,“既然你自身难保,你为何还来看她,还想带走她?”

他回过头,看了看白瑾霜,没有说话。

她不由得泪眼朦胧。这还用问吗?只有萧倾陌这种无情的人才不懂。这才是真正爱一个人。为了她,甘愿以身犯险。

可惜,她不是真正的白瑾霜。

可惜,她身负血海深仇,不然她也许真的会随他而去。

萧倾陌见他没有回答,也看了看白瑾霜,轻笑道,“不过,白瑾霜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不会让你带走的。今天,你是逃不了了。看在你是她师父的份上,我可以对你轻罚。”

杜逸衡突然哈哈大笑,“哈哈哈!你们能抓到我再说吧!”

他说完,突然朝萧倾陌的方向洒了些什么。

是迷烟!

顿时房间里烟雾迷蒙。

萧倾陌和众人赶紧捂着鼻子,等烟雾散了些,发现杜逸衡和白瑾霜都不见了。

第25章 瓮中之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