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0章 终于肯回来了?

  回到自己的院子,白瑾霜一直魂不守舍。

因为她一回府就想去拜见萧倾陌,但是他外出办事了。

丁管家还一脸欣慰地说道,“姨太太不必惦记督军。督军交代了,今晚会去看望姨太太的。”

白瑾霜暗自腹诽,谁惦记他了?

她只是忐忑,自从上次师父的事,他们就没有再见过面。再上一次,是他将她赶出府。

那今天,他会如何对她?

她又在懊恼,这个人,手段如此强硬,城府如此之深,她的大仇,什么时候才能报啊?

想着想着,她竟然惆怅得泪眼朦胧。

正想着,萧倾陌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终于肯回来了?”他淡淡问道。

“督军恕罪。妾身实在是因为身体不适,才迟迟未归。”白瑾霜胡乱擦了擦自己的泪眼,柔声回道。

他笑了笑,“是吗?我还以为,你在生我的气。”

“妾身不敢。妾身一直知道,妾身就是个棋子。”她黯然说道。

“你不要太在意这句话。这次是我的疏忽,连连利用你,害你受了不少苦头。而且我一时也忘了,你和你师父之间的情谊。”萧倾陌云淡风轻地说。

“妾身不苦,能为督军效命,是妾身的福气。至于师父,不过是罪有应得。”白瑾霜恭敬地说。

“那就好。”萧倾陌就这么说了三个字。

白瑾霜的嘴角扯了扯,没再说话。

一下子陷入了寂静。

萧倾陌突然想起什么,从自己袖子中取出一对耳环,“给你,就当作为奖励。”

这是一对染了蓝色的珍珠耳环,颇为精致。

“督军好眼光。”她敷衍说道。

她并不喜欢蓝色。因为兰花,蓝色,一切和他心上人有关的,她都不喜欢。

“你喜欢就好。我喜欢蓝色,淡雅。”他眼光深远。

哼!你敢说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她心里不屑地想。

但是,她只能识趣地走到镜子前,戴上那对耳环。

她的面容白皙,戴上那对耳环,的确多了几分淡雅。

他盯着她的耳垂好一会,好像在回忆什么。

她忍不住打断他,假意问道,“督军,好看吗?”

他没有回答,缓缓地走了过去。

他伸出手,将她几丝掉落下来的黑发放到耳后。他的手,划过她的玉颈。他的眼光有点炽热,让她有点慌乱。

“好看。”他淡淡说了两个字。

她的脸浮起了红晕。

还好,他的手很快收了回去。

“我走了,你歇着吧。”他收起炽热的眼光,又变得清冷。

“是。”她柔糯回答。

他走到门口,好像想起什么,又说道,“日后若是夫人来为难,我又不在家,你让彩蝶去找丁管家。”

萧倾陌走了。

她看了看天,今晚皓月当空,适合夜行。

她决定去悠然居。

当年唐灵筠有两箱金银珠宝,就藏在里面。

因为那时爹爹已经察觉到形势不妥,而她却什么都被蒙在鼓里。

爹爹让她马上把自己的珠宝和金条好好藏起来,还让她去别苑呆一段时间。

当时,她很乱,来不及细问,匆匆去了。

刚刚藏完,她就被人带走了,根本没有逃脱的余地。

她被软禁了多天,度日如年。

直到许桑出现,送上一杯毒酒。她才知道,盛钿变了天,她最爱的丈夫杀了她的爹爹。而且,还要送她上路……

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在悠然居,又遇到了那个最不想遇到的人。

第30章 终于肯回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