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6章 会不会是自取其辱?

  第二天,白瑾霜一直坐立不安。

萧倾陌昨天说了,要罚她每晚为他磨墨。但是他昨天也把她赶走了,他不想见到她。

那她到底要不要去他书房?会不会是自取其辱?

直到傍晚,她犹豫了很久,决定还是去他的书房门口侯着。

她走到他书房。今天的门,却虚掩着。

她厚着脸皮喊,“督军。”

里面有人“嗯”了一声。

她推开门,恭敬地走了进去。

他在书柜前翻看着书籍。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卷着袖子,在墙上投下挺拔的影子。

“督军,妾身是来磨墨的。”她轻声地说。

他又“嗯”了一声。

于是,她只好走近,开始轻轻地研磨着。她这次不敢大意,故意掩盖自己的一些习惯。

他一直盯着她的手,看着她纤细的手在烛光衬托下愈发白滑细嫩。

她没有说话,心里却是难安。

直到他看完了所有的公文,站了起来,看她还在身边侯着,说了句,“我昨天对你,是过了些,不要放在心上。”

这就是道歉了吗?

“妾身不敢。”白瑾霜连忙说道。

他叹了一口气,“晚了,你今晚就在这里歇着。”

她有点局促不安。

“我这有间客房。”他好像在解释什么。

“但是……”

他有点不悦地看了她一眼,她就不再多言了。

“去吧,我让人给你铺好床褥。”他不容拒绝地说。

她只好去了客房。

这虽是客房,但因为是在他的院子里,显得很是大气,比她住的房间还大。

她有点睡不着,推开窗户,可以看到一池残败的荷叶。她在窗户边坐了下来,想着她一心要复仇的人就在眼前,却只能一直隐忍,还要处处受他的牵制。这仇,到底何时才能报啊?

她叹了一口气。不过,她最近的心境已经渐渐平复了下来。她知道,他的野心很大,她要报复的人很多,只能依靠他,先除去那些人。

她想着想着,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她好像有点种错觉,有人在轻轻抚着她的头发。她猛地睁开眼睛,原来她已经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她一定神,却对上他若有所思的眼睛。

“别动,我抱你回床上去。”他轻声说道。

她乖乖地呆在他的怀里,直到他轻轻把她放到床上。

“督军,您怎么还没睡?”她有点尴尬地问道。

“还好我没睡。门也没关,就在窗户边上睡着,想冻成死人么?”

“可能是风把门吹开了。”她拍了拍脑袋说。但是,她记得她是把门关上了的。

她又连忙问道,“督军在哪里歇息?”

“就在这里。”他简短回道。

她有点慌乱,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是说这是客房吗?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这床够大,不像你的那么小。”

她的心不受控制地乱跳着。没想到他还俯着身子,凑近她的脸。她有点认命地闭上自己的眼睛。

谁知道,他只是一把将她推到了床的里边,又不容分说地,脱下靴子就躺着了。

“闭上眼睛睡觉。不要胡思乱想。”他命令一般地说。

她只好拉上被子,连自己的脸都蒙得严严实实的。

他好像轻笑了一声,转过脸睡了。

她僵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她知道他睡得非常浅,她这么僵着睡,他肯定也是知道的。但他非要这样折磨她。这个男人,实在是太不厚道了!

但是她没想到,更大的屈辱还在后面。因为很快,新来的姨太太留宿慎园的消息传遍了萧家上下。

萧夫人冯娇蓉又开始按捺不住了。

第36章 会不会是自取其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