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9章 年年不再有今日

  军船很快到了湖中心,又驶来一艘大些的游船,萧倾陌拉着白瑾霜离开了军船。

这游船里,只剩下了几个人伺候着。

她坐在宽大的船舱里,浑身还湿漉漉的。

她很好奇,他为什么来游船,不回去了?她当然不会天真地以为,今天是唐灵筠的生忌,他是来悼念她的。她的生辰,他应该恨不得忘记吧?

她猜想,应该是他来抓完水贼,想趁机游游湖吧。毕竟人也不能一直忙于公务,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对,应该是如此。

他在船上有备用的衣服,已经换了衣服出来。

他递给她一块干布,“很好玩吗?你跑来这里干嘛?”

“我本来只是出来散散心,后来,就被黄包车车夫骗来这里了。”她自觉理亏,低声说道。

“散心?你很不开心吗?”他不悦问道。

她垂了垂眼,“因为昨日被督军责骂了,所以……”

“哼!任性。这些水贼和车夫是一伙的,专骗无知妇孺。你这个女人,真是丢我萧倾陌的脸。”萧倾陌冷脸说道。

“督军,我错了,请您责罚。”

“看你冷水澡也泡了那么久,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谢督军原谅,也谢谢督军救命之恩。”

萧倾陌挑了挑眉,“这是我的职责。”

她又问道,“督军,你们为什么会来得那么及时?”

萧倾陌脸一沉,“今天盯梢的人说,又有个蠢女人入局了,我立刻带人过来。真是没想到,居然是你。丢人!”

萧倾陌的责备,让白瑾霜很是不悦。

她忍不住揶揄,“督军,您应该已经对手下说,是您安排妾身引他们入局的吧?”

萧倾陌微微咳了咳,“白瑾霜,你不要以为自己很聪明。”

白瑾霜知道自己猜对了。她知道分寸,又说,“妾身失言了,请督军原谅。”

萧倾陌见她认错得如此诚恳,倒是没那么火大了。

他想了想,从船上的柜子扔下一件宽大的上衣,“先换了吧,小心冷死你。”

她点点头,接过衣服,又警觉地看着他。

他却一直坐着,没有想离开的意思。

“督军,妾身要换衣服了。”

“怎么?你还敢赶我走?谁稀罕看你了?”萧倾陌别过脸,不悦说道。

她只好默默地坐到角落,轻轻挽起长发,又开始脱去湿漉漉的外衣,直到里面的小兜兜。

他背对着她,听着窸窸窣窣的声音,不自觉地瞥到墙壁上,她窈窕的曲线。

他暗暗紧了紧拳。也许,他高估了自己的意志了。

她用干布擦了擦自己的长发和身子,才披上了他的上衣,严严实实地扣好。

而萧倾陌突然站了起来。现在,他特别想起外面吹吹风。

她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见他往船舱外走了出去,才松了一口气。

她坐了下来,却看到自己的小腿上有两只水蛭!

“啊!”她忍不住大叫起来,大力地把水蛭甩了开去。

他听到声音,赶紧往回走,看到地上的两只水蛭。

他轻轻地把它们捡了起来,从窗口扔进水里。

他又瞥了她一眼,她环抱着双手,却遮不住她的春色。她的腿修长洁白,被水蛭咬到的地方还有几个红红的印子,更让人怜惜。

“没事了。”他淡淡说完,转身就想走。

突然,吹来一阵大风,船竟然抖了几抖。

白瑾霜没站稳,一下子扑到了他的身上。

她的身体有着淡淡的香味。她全身柔软,有点冰冷,让本来就热血沸腾的他有了一丝凉意。他突然有点难以抗拒。

她有点惶恐地看着他,却看到他眼神烁烁。

她慌忙地想躲开,却被他一把推到了柔软的长椅上,压了上去。

他用手捧着她的脸,声音沙哑地说道,“白瑾霜,你处心积虑地接近我。你今天,成功了。”

“督军,我……”她想解释什么,他的吻却铺天盖落了下来。

又是一阵狂乱的肆虐,又是一阵揪心的疼。

她的手紧紧地握着拳,忍受着……

她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唐灵筠几次和他庆生时的甜蜜片段。

说什么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今日,仍然是她的生辰。但是,一切都不一样了,包括她自己。

豆大的泪水,就这样滴落下来,滴湿了长椅。长椅上,分不清是他的汗水,还是她的泪水……

第49章 年年不再有今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