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9章 是那种药吗?

  第二天,白瑾霜在晨光中慢慢醒了过来。

她疲倦地坐了起来,觉得浑身酸疼得快要散架了。

回想起他昨天不知疲倦的疯狂,她真是又羞又恨。

这副身子,明明是初次,又颇为清瘦,他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她最后已经累得溃不成军,竟然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她看看自己,盖着被子,居然还穿着他宽大的衣服。身体也好像被清洗过一般,那是他清洗的?她真的不敢相信。

她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想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越是清醒,越是回想起那些不堪,她的恨意就更甚。

有人在门外敲了敲门,“姨太太,是您醒了吗?”

她轻轻答应了一声。

有人伸出一个小脑袋来,是红珠。他院子里的小丫头。

“姨太太,我可以进来吗?”红珠红着脸问道。

“进来吧。”她躲在被子里说道。

红珠手里拿着一套衣服,还有贴身的衣物,恭恭敬敬地说,“督军让我问彩蝶姐姐取来的。姨太太,奴婢来伺候您更衣吧。”

“放着吧。我自己来就行了。”她可不想自己满身的痕迹被人看到。

红珠的脸还是有点红,“对了,督军还让奴婢伺候您喝点汤。奴婢现在就去取。”

红珠急匆匆地跑开了。

白瑾霜的嘴角扯过一丝轻蔑。

汤?是避子汤吧?萧倾陌怎么会允许一个地位低贱的棋子有自己的骨肉?连唐灵筠如此,她更是不用说了。若是说冯娇蓉,那是因为孩子本身就是他的棋子吧。

她挣扎着起了床,勉强换上了衣服。

她想走到桌子前坐着,一挪脚,却发现某个地方钻心地疼。

这种疼,她不是没有经历过。只是那时候,有人把她抱着宠着,当了她的拐杖。而现在,却连人影也没见着。

不过也好,她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明明已经恨得不可自拔,再带着现在的心情,她真的有点装不出恭敬,更别说是感激他的“宠爱”了。

她正想着,红珠端着一碗汤走了过来。

“姨太太,趁热喝吧。”红珠恭敬地说道。

她接过碗一闻,一股浓浓的味道传来。只是这味道好像……

“姨太太,这姜汤是驱寒的。督军说,您昨晚淋雨了,让奴婢给您煮了姜汤呢。”红珠说道。

原来是姜汤……昨天淋雨的不是她。不过,他带来的雨水,让她的确和淋雨没有什么区别。

不是避子的汤药?难道是她多疑了?她叹了一口气,一饮而尽。

终于,白瑾霜忍不住问道,“红珠,督军呢?”

“督军大人一大早有事出去了。督军交代了,让姨太太先回院子。”

她不动声色地说道,“知道了。”

红珠忍不住又加了一句,“督军说了,回来会去看您的。”

她慢慢地走了回去,虽然每走一步都很疼,但是她是咬着牙,坚持走得优雅。毕竟她是这个府里的姨太太,她不能丢了尊严。

她走到府里的碧水湖边。现在有了点春的气息,柳叶也有了些绿意。

可惜啊!她的心还是那么冷!

她站在湖边,想让自己清醒一些。还好,她让人去查冯娇蓉的事,渐渐有了些眉目。这些日子,也不算是一无所得。

她陷入了自己的思绪,没留意到身后突然有一只粗壮的肥手,大力地朝她往池里推。

第39章 是那种药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