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仇人相见不相识(求收藏)

  一道白光闪过,唐灵筠觉得眼前亮得睁不开眼睛。她半眯着眼,看到有点发黑的墙壁。

她缓了一口气,这是地狱吗?

“醒了,醒了,二师姐醒了。”有个清脆的声音说道。

“这是什么地方?”她发现自己的声音不一样了。她的声音,变得如黄鹂般悦耳。

“二师姐,你昏迷了很久,终于醒了。吓死我们了。”原来是个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

“霜儿,你醒了!”一个温润的男声轻启,透着难掩的喜悦。说话的男人长相非常俊美,也就三十岁不到。

“这是什么地方?我,我不是霜儿。你们认错人了。”唐灵筠有点迷迷糊糊的。

“师父,二师姐是不是傻了?”

“韵佳,不许乱说。霜儿,你怎么样了?是不是还不舒服?”男人急切问道。

“但是,我真的……”唐灵筠捂着自己的脑袋,她才发现自己的头缠着纱布。

“霜儿,你几天前在孔府老太太的寿宴上,被孔家大公子轻薄。你宁死不屈,撞墙自杀,奄奄一息。后来被扔在荒野。我们去找你,发现你还有气息,赶紧把你救回来。你都不记得了吗?”男人继续问道。

唐灵筠皱了皱眉,“真的……不记得了。

她想了想又说,“请问,能给我一面镜子吗?”

凌韵佳赶紧去拿了一面小铜镜过来。

唐灵筠吸了一口气,看了镜子一眼,双手有点发抖。

她的样子,的确不一样了。这是一张绝世佳人的脸!

“二师姐,你怎么了?”凌韵佳又问道。

“今天……到底是什么时日?”她喃喃问道。

“民国十四年腊月十八。我看看,你都晕迷十天了。”师父数着手指说。

腊月十八?十天前,也就是她被人掐死的日子。

难道她是借尸还魂了?是她怨念太深,阎王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么?

她皱了皱眉,“我,我真的是你们的霜儿?”

“当然!”房间另外两个人异口同声说。

她有点愕然,又有点不知所措……

但是,既然是天赐的重生机会,她一定不能浪费。

现在,先把这副身子的亲人稳住吧。

她于是神情迷惘地说,“我,可能被撞得晕晕乎乎的。我好像记不得以前的事了。我连自己是谁也不记得了。”

“不是吧?”凌韵佳眼睛长睁得大大的,“你不记得自己叫白瑾霜?今年十六?”

原来她叫白瑾霜,比她唐灵筠小三岁。好,那她以后就是白瑾霜了。

白瑾霜对着凌韵佳摇摇头。

“你也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凌韵佳。”凌韵佳指着自己。白瑾霜又摇摇头。

“那师父呢?我们师父杜逸衡呢?”白瑾霜连忙又摇头。

杜逸衡有点不自然笑了笑,“韵佳,她连自己都不记得了。怎么可能记得我?”

凌韵佳有点无奈地点点头。

“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霜儿,你好好休养,说不定很快可以想起以前的事了。”杜逸衡的眼里说着说不出的失落。

白瑾霜看着一切陌生的人和物,只觉得自己好像还是在梦中。

夜深人静,白瑾霜挣扎着起床,坐到大铜镜前。她看着铜镜里的人,那双眸子如黑珍珠一般灵动,镶嵌在巴掌大的脸上。她摸着脸上凝脂般的肌肤,暗暗可惜。如此佳人,如花般的年纪,竟然就这样命丧了。

原来,真正的白瑾霜是杜家戏班的二师姐。她是孤儿,自小被师父收留。自大师姐出嫁,这位白瑾霜就挑起了花旦的大梁。

现在的白瑾霜很庆幸,她虽然没有了记忆,却有着这副身子的唱戏功底,似乎还会些花拳绣腿,日后还可以防身。

她没有忘记自己重生的唯一心愿。她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报仇雪恨。

白瑾霜身体底子很好。很快,她痊愈了,可以出山演出了。

那天,他们在德馨园开演。这是她复出的第一场戏,吸引了不少观众。

她演完一出《枇杷泪》,台下掌声四起。她鞠躬准备下台。

突然台下传来一阵不合拍的掌声。

她循声望去,看到一个人,虎背熊腰,眼里闪着狼一般的光。

她潜意识里有点胆怯,想尽快离开。

那人却一个飞身上了台,“我的霜儿,我日思夜想的霜儿,你还没死啊。”

杜逸衡在台上一旁看到,赶紧跑了出来,“孔大少爷,您来捧场,还是台下坐吧。”

原来是把真正的白瑾霜害死的恶霸,人称孔大。

孔大少才不管那么多,他一把将杜逸衡推倒。接着大力地抓着她的手腕,像要把她捏碎一般。

“放手,恶贼!”白瑾霜想挣脱她的手。

“哈哈哈!烈女!我喜欢。上次你撞墙都没把自己撞死,这次呢?”他说完,又要凑过来。

孔大少带着的十几个壮丁也跳上台来。台下的人都只敢围观,没人靠近。

“快放开我!”白瑾霜毕竟骨子里是唐家大小姐,哪受过这样的屈辱,她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你敢打我?信不信我在这里办了你?”孔大摸着自己的脸,眼露凶光。

“你敢?现在是民国,你眼里还有没有法?”白瑾霜豁出去了。

孔大少哈哈大笑,“法?什么是法?整个盛钿省,谁敢管我?”

“孔大少,好大的语气,你如此胡作非为,问过我没有?”一阵清冷的声音传来。

白瑾霜一看,是萧倾陌。

他穿着白色的长褂,颇有儒风,神情却非常硬冷,带着隐隐的怒意。

这是她重生之后第一次见到他。她的恨意再一次如波涛汹涌,她生怕自己失控,一直用指甲掐着自己的手心。

萧倾陌长腿一迈,跳上舞台。

孔大的人围了过来,萧倾陌的人也不示弱,纷纷站了起来。

萧倾陌一脸淡然,伸手一摆,示意他们不用上来。

“小子,你知道京城里段大督公是我的什么人吗?你知道我……”他说了一半,发现自己的脑门顶着一把枪。

“不知道是你的消息快,还是萧某的枪快?要不要试试?”萧倾陌拿着枪,深邃的双眼有着摄人的魄力。

杜逸衡趁机把发呆的白瑾霜拉到一边。

孔大少的腿有点发抖,“你是萧倾……不,萧大督军?”

萧倾陌冷冷对着他,“向这位姑娘道歉,快。”

孔大少还没反应过来,还是不知所措地站着。萧倾陌轻轻踢了踢他的膝盖,他整个人跪了下来。

杜逸衡趁孔大少还没说话,连忙说,“孔大少的大礼,我们受不起,受不起。”

“孔大,如果我再看到你胡作非为,我让你身首异处。”萧倾陌继续冷冷说道。

孔大少连连答应,带着人,灰溜溜跑了。

台下一片叫好。

萧倾陌表情还是那么清冷,转身准备离开舞台。

杜逸衡连忙拉着白瑾霜跪下,“谢谢督军大恩。”白瑾霜低着头,怕自己仇恨的眼光引起他的注意。

谁知道他竟然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径直带着人走了。

白瑾霜一下子明白了,他根本不是要见义勇为,他不过是在树立他的威信。像他这种狠毒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怜悯之心?

但是,白瑾霜知道机会来了。她一定要趁机接近他,无论代价如何。

她搜罗了真正的白瑾霜所有的首饰,卖了一些钱。

她需要花点钱,才能开始她复仇的第一步。

(求收藏推荐打赏!)

2、仇人相见不相识(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