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6、正室的贺礼

  白瑾霜知道自己的身份低微,要好生伺候萧倾陌才是。她走近萧倾陌的身边,恭顺地跪下,伏在他的脚边。

萧倾陌抬起她的下巴,看到她凝脂般的脸上,镶嵌着黑珍珠一般的大眼睛。

她虽然跪着,却不卑微。她的眼里,没有羞涩,没有喜悦,却能让他隐隐悸动。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不应该,不应该,他是一个忘情绝爱的人。他的爱,已经全部给了那个女人,深埋在最心底。为什么,偏偏……醉了,他肯定是醉了……

白瑾霜的心跳得很厉害,她不知道,今日的他为什么这样看着她。烛光微弱,照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让他少了些硬冷,多了些柔情。

这种眼神,她见过……只是,有几分真,几分假,她也不知道。

她刻意收起自己的恨意,逼迫自己多几分含情脉脉。她现在只能让放空思绪,等待着他的行动。

突然,他低声问道,“你和你那个师父杜逸衡,是什么关系?”

“师徒关系。”她脱口而出。

他冷笑一声,“听说,你暗恋你师父多时了?不过你师父不喜欢你。喜欢你大师姐。”

看来,他找人查过白瑾霜的底细。他知道真正的白瑾霜的确喜欢杜逸衡。

“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的心里,只有督军。”她大方地迎上他审视的眼神,坚定回道。

“那就好。若是以后你师父干了坏事,我要抓他,你可不要跪着求情。”他幽幽说道。

“不会的。谁做了坏事,都要受到惩罚。”白瑾霜意有所指。

他眯了眯眸子,继续说道,“以后,你就好好地当我的姨太太,听我的指挥。我虽然说过会保你,但是,你也要谨慎一些。你知道,我不会要没用的棋子。”

“是,妾身明白。”白瑾霜连忙回答。

他用深邃的眸子打量了她好一会,淡淡说了两个字,“睡吧。”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看来她是躲不过了。

既然等着也是受辱,还不如主动些,显得她更是恭顺。她忍住就要涌出来的泪水,伸手想为他解开袍子上的扣子。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不用你代劳了。”

她一脸不解。

“你想睡这里还是床?”他指着那边的喜床。

她的心有了些希望,“督军的意思是?”

“你再问。我可能会改变主意。”他淡淡说道。

看来,他今天是准备放过她了。

她一阵庆幸,他说过,他的目的很明确。也许,她还不够格当他的女人。

她想站起来,没想到,刚刚跪了太久,她居然一阵眩晕。她大病初愈,还是有点虚弱。

他猛地起来,搂着她的纤纤细腰。

“如果不是看在你大病初愈,我会以为你是在暗示什么。”他淡淡地说。

“妾身不敢。”她连忙躲开说,“我去帮督军拿被子。”

他又“嗯”了一声,躺了下来。

她在柜子里拿了一床被子,放到贵妃椅上。

“谢督军怜爱,请督军歇息。”她用恭顺又柔和的声音说道。

他正想说什么,突然门外出现一个黑色的影子,有个慌慌张张的声音说,“督军,督军,夫人,夫人说她肚子疼,脚抽筋,难受得很,感觉要窒息了。还请督军去看看。”

这是冯娇蓉院子里的丫鬟喜儿。

白瑾霜看了他一眼,他的神情,没有紧张怜惜,而是,有点不屑。

他很快又变得波澜不惊。

他挥了挥手,用内力把微弱的红烛给灭了。

“我去看看。你睡吧。”他轻声说道。

他的语气非常平静,在黑暗里让她莫名心安。一瞬间,她又仿佛回到以前。

她回答,“是,督军。”

他只开了一条门缝,侧着身子走了出去。

喜儿想偷瞄一下房间,却什么都看不到。

他注意到喜儿的举动,也不揭穿,径直走了。

这完全是冯娇蓉的把戏,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只是,萧倾陌在这个时候只能是好生劝慰。毕竟她怀了身孕。不过,就算她没有身孕,萧倾陌也不会为了白瑾霜得罪她。白瑾霜也很清楚。

白瑾霜决定脱下喜服,好好睡一觉。

还没见面,正室就给了她这么一份贺礼。明天第一次拜见正室,她也不会好过的。

16、正室的贺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