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5、一切都是注定的吗?

  白瑾霜自己揭开了红盖头,默默地环视房间四周,唯一能让人感觉到一丝喜庆的是崭新的红色喜被喜帐。

房间有点破旧,也算是收拾过的。以前在唐府,这不过是下人的房间,她从来没来过。没想到,现在居然成了她的栖身之地了。

她看了看彩蝶,拉着她的手说,“彩蝶,以后就委屈你在这里陪着我了。”

彩蝶连忙摆手说,“姨太太不要这样说。我娘没了,是姨太太给了钱,我娘才能走得风光些。这恩德,彩蝶是不会忘记的。”

白瑾霜心里一暖,“能有你这样的小姐妹,是我的福气。彩蝶,你先去隔壁房间休息吧。我一个人呆着就好了。”

彩蝶皱了皱眉,“这怎么行啊?今天是姨太太大喜的日子呢。”

“喜不喜都那样。你陪了我一天,也累了,去歇着吧。我明日还要拜见夫人,怕是也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彩蝶听白瑾霜的语气很坚决。她点了点头,先行退下了。

整个房间,剩下白瑾霜一个人了。

她看着烧得正旺的红烛,她又不争气地回想起三年前,唐灵筠和他新婚的那一夜。

那一夜,她戴着红盖头,端坐在床前,不敢随意挪动身子,怕是惹人笑话。

没想到,她等了很久,他也没有出现。

直到乳娘过来了,吞吞吐吐地说,“盛钿西边边境出了土匪,洗劫了好几个村子。督军大人很着急,姑爷已经带兵剿匪去了。老爷让我来通报,说是让小姐大局为重。”

她一听,急得一下子把手上的苹果掉在了地上。

新婚之夜,就算要带兵,他连说一声都不肯吗?他实在是太狠心、太残忍、太不解温柔了!

她那时候还很年轻,很任性。她生气地把床上的花生和莲子扫到地上,又摔烂了烛台上写着百年好合的花瓶。

那就是,不详的预兆吗?

她那时候,在房间整整哭了一夜。她终于知道,嫁给一个带兵的,不容易的。

不过后来,他们之间又发生了很多故事,直到她坠入他编织的柔情陷阱。

白瑾霜在痛苦的记忆中沉浮着,渐渐地睡意来袭,竟然趴在桌子上睡觉了。

直到有人推开,带来一阵寒气。

她猛地醒了。

是萧倾陌。

她迷迷糊糊地,想要下跪,萧倾陌一把扶住了她。

“怎么?等不及了?红盖头都自己掀了?”他似笑非笑地说。

他说完,自顾自地走到贵妃椅子上。他今天应该是喝了不少。

“督军恕罪。妾身见天色已晚,想着督军应该一早就休息了,所以……”她又低垂着头说。

“行了,我又没怪你。只不过,看来我这辈子都没有揭红盖头的命了。”他的嘴角微微一勾,一脸自嘲。

她的心一震,却很快回道,“督军,有妻有妾,福气无双,怎么会如此呢?”

他瞥了她一眼,“上次成亲,喝多了,不省人事,睡到大天亮去了。为此,我还罚自己睡了半个月的书房。”

她知道,他说的是他和冯娇蓉那次成亲。

看来,唐灵筠和他成亲那次,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她想起冯娇蓉已经怀孕三个多月,而他们正式成亲也就两个月。那说明,他和她之前已经苟合,那时候,他甚至还和唐灵筠是恩爱夫妻。这个男人,真是太下贱了。

她忍不住讽刺道,“督军倒是不必自责,虽然花烛夜是错过了,毕竟夫人已有宝胎,也是妙事。”

萧倾陌看了看她,“伶牙俐齿。”

她心里火得很大,却不得不摆出恭顺的样子,“谢督军。”

“你,过来。”他对着她说。他语气平静,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她有点害怕,她本来以为他不屑娶她这个小妾,她不过是想混进来,寻机报仇。

但是,她既然嫁给了他,她就不得不和他……

看来,自己只能先委身于他了

为了报仇,她只能忍了。

她内心如赴死般,缓缓地朝着萧倾陌走了过去……

15、一切都是注定的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