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4、你是来负荆请罪的?

  白瑾霜马不停蹄地忙了一天。

和彩蝶会合之后,又赶紧往萧府回。

她坐在轿子里,感觉双腿灌了铅似的,不过她的心却很愉悦。

至少,以后有个钱财的来源,也有个可以依托的后盾,她就不会显得那么孤苦无依了。

她随意揭开了马车的窗帘,却发现了两个熟悉的人影。

她的心一动,是冯娇蓉和喜儿?

她们从一间叫雅德茶座的地方走了出来。

冯娇蓉的神情好像有点沮丧。她披着厚重的披风,生怕被人发现一样。

什么事那么鬼鬼祟祟?而且冯娇蓉挺着个大肚子,还要亲自出马?这不是冯娇蓉应有的风格。

白瑾霜觉得,又该是花钱让人调查调查的时候了。

她们终于赶在冯娇蓉的前面回到了萧府。

素婉已经在暗中等着了。白瑾霜把刚刚在当铺得到的钱都给了素婉。素婉真的是又意外又感动。

“你们尽管操办开店和置办的事。我不宜露面。以后,大力哥就是饭馆的老板了。我是你们的远方表妹。”白瑾霜叮嘱说。

“好,霜儿,都听你的。”素婉连忙点头。

“对了,开店要有招牌,取什么店名合适呢?”她又问。

白瑾霜想了想,“就叫四宝楼吧。”

白瑾霜忙完了开店的事,才想起那个阴魂不散的萧倾陌,他又会如何教训她呢?

一直到了晚上,他说了来找她算账,却没有出现。

她挣扎了半天。这种情况,她最好还是自己送上门。

她拿着尺子,来到萧倾陌住的慎园的书房。

既然说了是买布料,她还是得装装样子。

她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淡漠的“进来”。

她低着头走了进去。

萧倾陌还在奋笔疾书,头也没有抬。

她知道他最讨厌别人在他忙碌的时候打扰他。她有点进退两难。

于是,她就这么站着。候了一会,她觉得自找没趣,准备默默退下。

萧倾陌突然说道,“进来了又不说话,就这样走了?你这是在戏弄我吗?”

他说完,面有愠色。

见萧倾陌一脸怒气,白瑾霜毕恭毕敬地回答道,“妾身不敢,督军。妾身见督军一直忙于公务,不敢打扰。”

萧倾陌神情缓和了些,看了看她,“有事?”

“是,督军。”

“你这尺子,是来负荆请罪的?”他的眼里有着淡淡的戏谑。

“不是,当然不是。”她连忙解释。

接着,她又讨好地说,“妾身今天去了布庄,给督军选了些布料,准备给督军做些衣裳。但是不知道督军尺寸,想量一量。对了,真是没想到,白天竟然在半路遇到了督军,真是巧遇啊。”

“买布料?我怎么看到的是,一个女人莽莽撞撞,恨不得找个地洞往里钻,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他轻轻地敲了敲桌子。

白瑾霜连忙下跪说,“那是因为彩蝶家里有几个弟弟妹妹,妾身让她回去看看。妾身也顺便回了一趟杜家戏班。您也知道,我们出府一趟不容易。求督军原谅。”

萧倾陌皱了皱眉,“我是那么不近人情的吗?你实话说就是了。起来吧。“

白瑾霜这才敢站起来,“妾身想为督军做衣裳是实话。顺道回家看看,却不是重要的事。”

萧倾陌看了看她,“你还会女红?”

“会一些。若是督军得空,还请督军移步,妾身好为您量度量度。”

“我现在还没空。”萧倾陌冷冷说道。

“那……”白瑾霜很是尴尬。

“会磨墨吗?”

白瑾霜连忙回答,“会。”

萧倾陌看了看桌子上的墨砚。白瑾霜识趣地为他磨起了墨。

他继续审阅着公文。他看得很认真,还在纸上圈圈点点。

这一幕,竟如回到了从前。他写字,她磨墨。

其实,他的确是一个很能干的人。不然爹爹不会把八成的权力都给了他。为什么,他就那么等不及?非要这样谋害爹爹呢?她真是不明白啊!

她就这样,一边任由思绪乱飞,一边麻木地磨着墨。

等她收回思绪,却发现有道眼光审视着自己。

(亲们:继续求支持求收藏么么哒!爱你们!感谢你们一路的支持!)

34、你是来负荆请罪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