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3章 同床共枕

  “额……不,不是啦!”纪豆芽嗫嚅着,“你……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帮我…”

“帮你?”纪瑾承本来就是逗逗纪豆芽,一听这话也误会了。纪瑾承二十四岁,大了纪豆芽八岁。时间和财力都充足的情况下,纪瑾承比纪豆芽的经历多的多,其中自然包括女人。

纪瑾承的生活不是声色犬马,倒也不是清水一枚。

“帮我”,还是这么欲语还羞的语气,于男女之间,太具有暗示性了。

纪豆芽是怎么学会这一套的?

纪瑾承低低一笑,有些残忍,又有些愠怒,“好。”

话音刚落,浴室门应声而开。

纪豆芽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捂住自己,虽然她衣衫完整,除了有些褶皱。

“你怎么进来了?”

“你怎么流血了?”

两人同时问道。

“不小心的。”

“我看看你。”

又是同时。

纪瑾承一看到纪豆芽受惊的小样子知道自己多想了。莫名地松了一口气。扫一眼纪豆芽染血的裙子,大致也明白了纪豆芽所谓的“帮我”是怎么回事。

纪豆芽脸更红了,她很想解释,裙子上的血是手指蹭的!可是又觉得有欲盖弥彰的嫌疑,再说纪瑾承就走了怎么办?算了,还是别说了,当个鸵鸟挺好!

纪豆芽就低着头。

低着头等纪瑾承给她拿来用具;低着头收拾好自己;低着头走出去;低着头犹豫,要不要跟纪瑾承一起睡。

经过这么一折腾,纪豆芽才忽然意识到,跟纪瑾承一起睡,是不是不太好?毕竟男女有别,而她和纪瑾承也都不是小孩子了。可是她小心翼翼地讨好纪瑾承,不就是想要跟他亲近一点嘛!

纪豆芽没有享受过亲情,妈妈对她从来就不好,动辄打骂。纪豆芽从来小心翼翼,最后还是被抛弃。孤儿院她待过,看守所她住过,救济处也光临过,甚至有一年的时间是在街上流浪的。

纪豆芽看着纪瑾承,是她把她从地狱拉到了天堂,给了她安定的生活。就算他有的时候会严厉地惩罚她,可他依旧是纪豆芽生活里不可多得的温暖!

她不可以放手,无论如何也不能放手。

所以小心翼翼地奉承也好,放下自尊去巴结也好,她都想要真的成为纪瑾承的亲人。或者说,让他成为她的亲人。

“上来啊!”纪瑾承一抬眼看着纪豆芽在踌躇,邪邪地一笑,害羞?长臂一伸就把纪豆芽拉到自己怀里。

大手沿着纪豆芽的曲线紧紧揽着纪豆芽的腰身,让她无法躲避两个人身体的亲密。

纪豆芽身材娇小,被纪瑾承抱着,竟然说不出的契合。

纪豆芽的心不可遏制地剧烈跳动,紧张地都快僵硬了。从小到大,连妈妈都没有抱她一起睡过觉呢!

隔着薄薄的睡衣,纪豆芽看可以感觉到纪瑾承的肌肉,散发着危险的力量。纪豆芽心里很矛盾,一半喜悦,想考靠近纪瑾承。一半又羞赧,这样的亲昵,给她无法言状的震撼。

第33章 同床共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