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流年不利

  纪豆芽看着手机,仿佛还能听到他的声音,感觉他低沉醇厚声音传入耳际,那声波慢慢从耳朵传进大脑,带动这一路的震动。

纪豆芽猜想着,纪瑾承会什么时候回来呢?喜欢喝什么茶?她擅长煮红茶,他会喜欢吗?他会不会给她带礼物啊?那她用不用准备一份回礼?安安姐说这几年他都在国外忙着生意,那这次回来是暂时的,还是永远都不走了呢?

最重要的是,她该怎么称呼他?三年来都是跟着安安姐姐叫先生的,有时候就直接什么也不叫,可是若是面对面这样会不会很尴尬?而且叫先生,太生分啦!

纪豆芽摇摇头,抿着嘴偷笑。

他多大?听声音应该很年轻,那叫哥哥?对了,他是她的监护人,那在法律上是什么关系啊?

应该是叫哥哥吧?

纪豆芽把头窝在枕头里,回想着三年前的事。那些记忆如同一张拼图,碎片总是缺那么几块,她总觉得是见过他的,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的样貌。

“算了,就快要见到了!”纪豆芽满足一笑,爬到被子里睡大觉。

翌日,纪豆芽是被一阵铃声吵醒的,顶着鸡窝头爬起来摸索半天按了接听键,“啊?”打了个哈欠,算是应了声。

“你好,请问是纪豆芽纪小姐吗?”什么破名字?听着就不像是好人!也就只能做个小姐!

“嗯,我是。”疑惑,女声?貌似还很嫌弃的女声。

对方长长的“哦”了一声,似乎在酝酿什么,时间没有多久,暴风雨就来临了。凄厉的女声仿佛被泡椒凤爪塞进了嗓子眼一样,连语气都带着辛辣,不屑,轻蔑。

纪豆芽神游,这是什么情况啊?

“你个小贱人!臭不要脸!”你才贱,你全家都贱!

“你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难道你是爹生的?

“死丫头也不看看姐姐我是谁!”隔着电话我怎么看?嗯,你是姐姐,你老你大!

“敢觊觎老娘的东西,你活得不耐烦了吧?”马上就长辈儿了?老得真快……

“死丫头警告你,离夜瀚宇远一点!”呦,终于说到正题了……

“我跟夜瀚宇是什么关系你知道么?”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是夜瀚宇的未婚妻!”夜瀚宇的不幸啊!

“你当小三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不用掂量,肯定没你重!

“今天是客气的,再有下次你小心自己的小命!”哎呦,真是谢谢您口下留情了。

“小婊砸,你给我听好了!”我没挂。

“以后离我老公远一点,再敢往他跟前凑,别怪我不客气!”呦,刚刚还未婚夫呢,现在就老公了?!

“夜瀚宇也就是跟你玩玩儿!你要是还有脸就离他远一点!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做梦!”天鹅肉,她吃过,没什么味道啊!

电话那边“啪”地一声挂断了,豆芽撇撇嘴,脾气真差,夜瀚宇你是眼瞎了吗?竟然找这么个粗鄙无礼的未婚妻!

纪豆芽轻轻哼了一声,飞来的横祸啊!这是流年不利霉运转身边吗?

第七章 流年不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