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纪豆芽从镜子看看,换了一个镶着粉色碎钻的耳钉,很轻,也很精巧。

  纪豆芽欢喜一笑,推开门跑出去,就看到纪瑾承端着一碗面走上来。

  “纪哥哥!你煮了面啊!”纪豆芽咽口水,目不转睛地盯着纪瑾承手里的面。

  纪瑾承冷哼,“想吃?”

  “恩恩!”这个时候,就该要谄媚一点。

  纪瑾承冷笑,“自己煮去!”

  纪豆芽眼巴巴看着纪瑾承端着面回了房间,小脸一蔫,甩甩手走下楼。

  人家给你做了那么多次面,就吃这一次都不可以啊?哼,一定是你做的太难吃了,不敢让我品鉴!

  纪豆芽打个哈欠,走下楼看着空荡荡的厨房,撇撇嘴,坐在餐桌边又睡了。

  纪瑾承吃了面再下楼,就看到纪豆芽靠着餐桌又睡着了,摇摇头,“这丫头怎么回事?这么嗜睡?”陡然想起媛媛怀孕的时候也是这样,纪瑾承心忽然一凉,又马上否定了这种想法。真是可笑,怎么会想到那去!

  纪瑾承轻轻推了推纪豆芽,“喂,醒一醒!”

  “唔……”纪豆芽迷迷糊糊醒过来,看着纪瑾承,可怜巴巴道,“纪哥哥,我刚刚梦到有一个泡面在我面前跳舞哎!你说,这是不是饿梦啊?”纪豆芽肚子很配合地响起来。

  纪瑾承,“……”

  纪豆芽吃了面,摸着圆滚滚的肚子靠着椅子满足地叹气,“太好吃了,纪哥哥,你手艺这么好啊!”以后做饭都你负责可以吗?

  “不可能!”纪瑾承冷冷瞥了纪豆芽一眼,吓得纪豆芽一抖。长臂伸出,摸着纪豆芽有些红肿的耳垂,引来纪豆芽一阵低呼,“疼!疼!别碰啊……刚刚打完的……”

  “疼!那就长长记性!”纪瑾承冷冷一哼,手下却更加用力蹂躏那红肿不堪的耳垂。看着纪豆芽疼的龇牙咧嘴,小脸皱成一团,动也不敢动,纪瑾承邪邪一笑,手下一松,却是环住了纪豆芽的后背,让她更加无处躲藏,低头含住了那早已流血的耳垂。

  柔软的耳垂上嵌着坚硬的钻石耳钉,就好像纪豆芽和纪瑾承。

  感觉到纪瑾承的薄唇轻轻贴着敏感的耳垂,牙齿轻轻啃咬着耳钉上的粉钻,带动耳钉在耳洞耸动,扯动了那细小的伤口,血流得更多。

  纪豆芽咬着下唇,生怕自己叫出声,耳朵好像不是自己的,痛感也变得模糊,唯有后背那做乱的手,惹得她战栗,浑身绷地像一根蓄势待发的橡皮筋,心内哀嚎,纪瑾承有毒,她的耳朵会烂的!

  纪瑾承仿佛感觉到她的画外音,轻轻、咬了一下粉钻,牙齿摩擦钻石的声音细微却又那么清晰,纪豆芽又是浑身一颤,却是感觉些许异样,一阵电流从耳边散播出来,传遍了全身,酥、麻麻的,手一抖,忍不住抓紧了纪瑾承的衣服。

  纪瑾承很满意豆芽的反应,勾起嘴角,放过了那可怜的耳、垂,轻轻地在豆芽额头落上一吻,“今天早点休息,明天我送你上学!”

  难道吸人血会让他心情变好吗?所以才这么好说话,还要送她上学!他从来没有送过她呢!

第六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