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0章 南山猎房遇埋伏

  “嫂子,你匆匆忙忙的这是要去哪里啊?”宋戍拦住她问。

“是小戍啊,”程小野笑道:“你二娘要些东西,差我去南山猎房走一趟。”

“差你去?我猜是让我娘去,你替我娘跑的吧?”宋戍翻了个白眼儿,不服气的说:“那个钱氏,一天到晚欺负我娘,也不收敛收敛。每次我想跟我爹说,我娘还不让。”

看着他孩子气的模样,程小野笑了,“姑母脾气好,能忍让,不让你说也是为了你好。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家吧,省得姑母挂念。”

“你们这些大人,做什么都说是为了我好,但又不问是不是我想要的那种好。”宋戍唉声叹气,突然盯着程小野的脸,专注的看起来。

程小野讶异,手蹭了蹭脸颊,“有东西?”

“不是。”宋戍收回眼光,爽朗大笑,“嫂子就年长我一岁,说起话来却像个长辈。”

“一岁也是大。你快回家吧,我还要赶路,要不黑回不来了。”说着她就要走,宋戍几步赶来,和她并肩走在一起,“南山上现在人烟稀少,又多有野兽出没,我陪嫂子同去。”

程小野推托无果,只好让他跟着一起。

一路上,宋戍没少数落钱氏的恶习。还直言自己就是因为看不过去她总是欺负母亲,才会应征当兵,只为有天能出人头地,让母亲挺直腰板做人。

程小野笑道:“有你这份孝心,姑母当是知足了。”

宋戍难为情的挠挠头,“嫂子,我不在家时钱氏若是欺负我娘,你可要帮衬着点儿。”

“那是自然。”程小野想起他说的战争,便问:“听你说起战争,现在边关战事吃紧么?”

“半月前平定了西凉军,现在战事歇下了。”提起战争,宋戍英俊的脸上一片豪迈之情,“一年前的战事才叫吃紧,西凉与北宫联合三十万大军进我边关,我军浴血奋战了三天三夜,才解了边疆之危。”

“哦。”程小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战场上刀剑无眼,你可要当心安全。”

“我知道。”

宋戍又向程小野讲了许多战争中发生的趣事,她得以知道现在中原是三国鼎立的局势。以长江为线,南面是东祁,国土最大,资源广泛。江左北宫与西凉平分秋水,西凉牧马成群,北宫粮草丰盛。

周围还有一些国家,诸如柔然、东夏、大川等,是在大国夹缝中求存的小蝼蚁。

不知不觉,两人进了南山。

山下草丛中,冒出两个人头。

“怎么来了两个人?”

“不知道,走,去通知五哥。”两人猫着身子,抄小道向山上跑去。

猎房是坐落在山腰上的一间间小木屋,狩猎季节供猎户在山上住宿休息。

远远看到一间木屋门牌上标着“德”字,程小野对宋戍道:“到了,你在这边等我片刻,我去去就来。”

“好。”宋戍止住脚步。

程小野向木屋走过去,路过房前大树时,突然听到树上有动静。

猛抬头,却见头顶一张大网扑面而来。

第40章 南山猎房遇埋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