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 导盲犬,是什么犬?

  百里玉衍不理会宋如画,月色般醉人的眸凝着前方,自顾自的道:“今日小野不在,知画突然前来,我正在午睡,以为家里进了贼,便扬手打了一巴掌。”

言辞间,并无任何悔意,仿佛打她是理所当然。

“他说谎!”宋如画完全崩溃,不顾形象的大喊大叫。

“他的确在说谎。”程小野缓声道。凤眸扫过宋如画,嗤笑一声,你一定要找死,我也不介意送你一程。

“我相信衍儿不会说谎。”一直站在百里玉衍身旁的纱娘开口,“老爷,忙了一天您也累了,要不让下人收拾收拾这里,回屋休息吧。”

“夫人说的是。”宋明德从善如流,“衍儿是我看着长大的,不会说谎,当今之计还是快些给画儿治伤,别留下伤疤。”

“来人,快去请大夫!”

“回老爷的话,已经去了,大夫一会就到。”

“那都回房吧。”宋明德扶起钱氏,“天冷了,地上凉,夫人快些起来。”

钱氏磨磨蹭蹭地不愿起,“老爷,就算是衍儿误伤了画儿,也该有个说法,难道我的画儿就该白白被打么?你若是不能给画儿讨回公道,你就不配做她的父亲!”

“夫人,你这不是难为我吗?”

“妹妹,既然是衍儿的错,那就是我教导无方,我代衍儿向画儿赔罪就是。”纱娘说着,向宋如画轻鞠一躬,“画儿,大娘教育无方,还请你多担待了。”

百里玉衍长眉紧蹙,虽然没阻拦,但看得出非常不悦。

宋如画则是气极,牙齿咬得咯咯响。

一个买来的小野种,竟然一家人都护着她,真是岂有此理!

程小野的面子她可以不给,但纱娘的面子她不敢不给。百里玉衍对这位姑姑非常敬重,若是得罪了她,恐怕以后自己更没机会靠近百里玉衍。

“算了,左右玉衍哥哥也不是故意的。”

宋如画松了口,钱氏也不好再咬着不放,只能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既然画儿说没事了,你们都回去吧。”

嘴上说没事,心里是记了仇。

从宋家大宅出来,想到家里还有香喷喷的排骨汤在等着她,程小野步子迈得格外快。

走了一段路,发现百里玉衍没跟上来,程小野返回来找他。

“你能不能走快点儿,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程小野不耐烦的催他。

“你不必等。”百里玉衍语气冷漠。

程小野突然觉得很不爽,非常不爽!

这种随时随地被轻视的感觉让她想揍人。

抛下他自顾自的走了几步,再转过头看到他小心翼翼摸索着向前走,突然于心不忍。跟一个瞎子置气,程小野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折返回来,程小野抓住了百里玉衍垂在身侧的手。

他的手修长细滑,触感极好,只是指尖冰凉,摸上去有点冷。程小野突然想起曾经有人对她说,“那么多人疼,手还是那么凉。”

她手凉是因为体质,而他,是真的没人疼吧?

心里一软,握紧了他的手。

明显感到他身子一僵,程小野恼怒道:“你看不到路,我好心给你当导盲犬,别想多了!”

导盲犬,是什么犬?

第15章 导盲犬,是什么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