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谁在说谎

  “猎房早在入冬时就已关了,画儿又怎会差纱娘去拿东西?”钱氏质问:“你不要做无谓的狡辩了,我们宋家不会容下你这种心思恶毒的女人!”

小野并不狡辩,等她骂完,乖巧的向宋明德施礼,“姑父,小野还继续说么?”

宋明德眉头皱成了疙瘩,不耐烦道:“二夫人冷静些,让小野把话说完。”

钱氏剜了程小野一眼。

小野又施一礼,眉眼含笑地看向钱氏,“二夫人所问,恐怕要如画妹妹亲自回答了。”

不给钱氏开口机会,她继续说道:“我怕山上寒冷,便提出替姑母前去。姑母自是不同意,我只好借口让姑母替相公做衣服,去了南山。出门时遇到小戍从外面回来,他得知小野替姑母去南山,又恐山上野兽多,小野应付不来,便陪同前往。”

说到这里,程小野看向宋戍,受她影响,其他人也向宋戍看了过来。

宋戍点点头,承认道:“确实如此,昨日我串门回来,刚好遇到嫂子去南山,怕有危险便跟着走了一趟。”

程小野继续说:“我们上山时遇到宋世贵家家丁王五,他被山贼所伤,行动困难,便命令我和小戍扶他下山。姑父也知王五为人蛮横霸道,小野怕惹上是非连累夫家,便不敢不从,和小戍一起扶他下了山。”

顿了顿,她又说道:“回到镇上天色已晚,小野便想着如画妹妹也不是心胸狭隘之人,东西早一天晚一天该是误不了事,没有再返回去。不想今日早上醒来,便被小戍叫了来问话。”

说完,她安静的看着宋明德,不卑不亢,面无惧色。

她之所以先说出遇到宋戍,并让他点头承认,是想多一个人承担,后面的话更容易让人信服。且宋戍已经点了头,就算她的话和事实有些出入,宋戍也不好当场揭穿。话里话外夸赞宋如画,只因宋如画一直在宋明德面前,扮演着乖巧懂事好女儿的角色,说她坏话反而会引起宋明德的怀疑,事得其反。

常言道,捧得越高摔得越狠,她就是要一举撕掉宋如画乖乖女的面具,让她在家人面前颜面尽失。

宋戍听到后面程小野的话,确实皱了皱眉头,不过他已经点了头,碍于情面便没有揭穿。纱娘则完全信以为真,一想到程小野怕她担心,才没说遇到王五一事,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

百里玉衍依旧一副淡漠表情。

程小野说什么他不在乎,真假他无所谓,他只是觉得,钱氏的为难让他有些恼火,是因为她是他娘子吗?何时开始,他真的当她是娘子了?

宋明德眉头皱紧,思虑片刻,问道:“你和小戍在南山遇到了王五?”

“这个……”程小野坚定的眼神突然开始闪烁,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

“我就说她撒谎吧!”钱氏抓住机会跳了起来,“山上现在天寒地冻,王五去做什么?说不定就是这个小贱人编出来骗人的借口。”

第四十八章 谁在说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