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家门不幸事小,颜面尽失是大!

  程小野都忍不住开始怀疑了。

“画儿,你可认识他吗?”宋明德虽是询问,声音却比平时低了三度,俨然一副慈父的面孔。

宋如画顺着他的手指看向王五,进门时她没注意到边上这人,定睛一看吓了一跳,忙摇头否认,“画儿没见过,不认识他是谁。”

“画儿妹妹,”程小野轻笑道:“这人可是来过宋宅多次。如果没记错,妹妹头上的玉钗,还是生日时宋府差他送来的,妹妹怎么会不认识他了呢?”

“这,这个……”宋如画乱了方寸。

宋世贵与宋明德同是镇上大户,多有来往,逢年过节的礼品都是王五送来,她刚才一紧张,把这茬忘了。

“妹妹是因为心虚吧?”程小野补充道。

“你闭嘴,不要胡说八道企图陷害我的画儿!”钱氏急了,怒气冲冲的喝斥程小野。

“我是不是胡说八道如画心中清楚。”程小野突然戾了声音,“王五,昨日你到底是如何知道我去了南山,敢说半句假话,小心你那条胳膊。”

王五身子一抖,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他不敢说谎,把去程小野家捣乱,又遇到宋如画,俩人商量算计程小野的事情和盘兜了出来。

李氏与柳氏大惊失色,宋如画虽任性,但怎么也没想到她竟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钱氏气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指着王五大骂,“你个无赖,小贱人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么帮她陷害画儿?”

宋如画听到母亲的话,立刻哭得梨花带雨,扑倒在宋明德脚下,“事情不是这样的,爹爹,他诬陷与我,你要为女儿做主啊。女儿与程小野无冤无仇,她还是玉衍哥哥的媳妇儿,女儿怎会如此害她呢。”

“如画既然觉得冤枉,那就请解释一下,王五是如何知道我娘子会去南山的?”百里玉衍素颜如冰,浑身弥漫着凛冽寒气,只是紧着小野的手,却传递着丝丝温暖。

似是不经意的动作,却像一把利剑捅进宋如画的心里。

她身子一软跌坐在地,抽泣道,“我如何会知道,也许,也许是巧合呢?”

“依如画妹妹这么说,刚巧王五在猎房门前布下天罗地网,我就赶过去送死了?”程小野不怒反笑,“你怎么不说他掐指一算,得知你要去我家,就在半路等你了呢?”

“我,我什么时候去你家了?”宋如画气急败坏的反问,什么淑女啊矜持的立刻抛到了脑后。

程小野掩唇,笑得别有深意,“你去我家,自然是趁我不在的时候了。”

此话一出,嘘声一片。

宋明德脸上五颜六色的很精彩。他的宝贝女儿趁着人家媳妇儿不在家时登门,这是什么?这是私会啊!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让他宋大官人的脸往哪搁?

家门不幸事小,颜面尽失是大啊!

“程小野你敢信口开河,败坏画儿名声,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见宋明德脸色不好,关键时刻,钱氏立刻跳出来维护女儿。

第五十一章 家门不幸事小,颜面尽失是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