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三日不打上房揭瓦

  自万安寺回到家中,天色已晚。

百里玉衍一身素衣,负手立于草房前,淡漠的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忧郁,少白安静地趴在他肩上。一人一狐,绝世独立,只是脸上那抹淡漠,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忧伤之感。

“靠,你俩干嘛呢,给谁送行?”程小野翻了翻白眼儿。

他那股子忧伤还真让人心疼,要是她挂了他能露出这幅模样来,她一定能感动的立马活回来!

“等你。”百里玉衍淡淡地开口,侧身将她让进屋,复又说道:“桌上的铜板是下午给江氏送窗花拿回来的,共三枚。”

江氏寡居,早年丧夫后独自一人抚养稚子。

“以后这样的人家莫再收钱了,当是送于他们罢。”程小野拿起铜板,正色道:“我们虽条件不好,也不差这几枚铜钱,你且拿着,待那日走到她家,把钱还了。”

说着,就去拉百里玉衍藏在袖中的手。

程小野刚碰到他的手心,他触电般的往后一抽,眉间闪过一抹异色,像是隐忍着极大的痛楚。

“你手怎么了?”程小野心中一惊,就去抓他的手,被他再次躲过。

“无碍,娘子不必挂心。”百里玉衍说完,转身便走。

程小野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把手伸出来。”

语气坚硬,不容拒绝。

百里玉衍脸侧向一旁,虽是低头之势却也未依照她的话将手伸出来。

程小野各种不悦,粗鲁的拽起他的手,撩开衣袖。尽管缠上了厚厚的布条,依然可见触目惊心的伤口,横七竖八地遍布整个手掌。

“如何伤的?”程小野满目心疼。她串草珠子扎到手指尚且疼半天,这么多刀口,该是多疼啊!

他沉默不语,程小野急了,用力捏了他的手心一下。

“唔……”百里玉衍痛得闷哼一声,收紧眉头小声答:“摔的。”

“你再给我摔一个,我倒想瞧瞧你如何能把手摔成这样!”不坦白不说,竟然还学会说谎了。这是三日不打上房揭瓦的节奏啊!

当当当,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

“我去开门,一会回来再来收拾你!”程小野瞥他一眼,撂下话转身出了屋。

来敲门的正是寡妇江氏。

“百里娘子,贸然来扰,还望莫怪。”江氏一身粗布麻衣,头发随意的挽起,二十来岁的年纪却已有了白发。她拉着八岁的儿子孟荼站在门前,显得谦逊而卑微。

“孟家嫂子见外了,有话还请进屋说吧。”程小野没有门第之见,何况她现在也是穷苦百姓,便想邀她进门。

“不不不,”江氏慌乱的摆头,扯起孟荼教训道:“荼儿,在家娘是怎么教你的?”

孟荼将头压得更低,片刻后,扑通一下跪在程小野面前。

程小野吓了一跳,忙上前扶他,“小荼快起来。”见拉他不起,她又诧异的望向江氏,“孟家大嫂这是何意啊?”

江氏着急了,对孟荼喝道:“荼儿,你是要气死为娘么?”

孟荼听了连连向程小野磕头认错,“孟荼知错了,还望百里叔父大人有大量,莫要怪罪孟荼。”

第六十章 三日不打上房揭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