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娘子如此这般,是不想负责么

  昨天晚上他们喝酒守岁,后来她好像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迷迷糊糊中,她觉得很冷,然后屋里也真的是特别冷。难道,难道……

“娘子如此这般,是不想对为夫负责么?”轻若晨雾的声音夹杂着忐忑惶恐,脸上的委屈与不安,更让人忍不住想立刻冲上前去抱住他。

“不是不是。”程小野慌乱的安抚,“你先别难过,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一定会的。”

她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醉酒误事,醉酒误事,自己怎么就喝醉了呢?真特么想抽自己两个大耳光,

“那娘子以后会对为夫好么?”百里玉衍委委屈屈地问。

“会的,一定会的,我保证会对你好。”程小野将头发挠成了鸟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也没记得喝多少,怎么就会醉了呢?怎么就能醉了呢?

“那娘子发誓。”百里玉衍月色般醉人的脸上满是期望与希翼,程小野脑袋不受控制的拼命点,竖起手掌道:“我发誓,日后一定会对相公好。”

“嗯。”他这才满意的点头,穿衣下床。

转过身,他雾气云集的眸底闪过一丝得意,淡定的梳洗洁面,带着少白出去放风。

程小野呆在床上很久才回过味来。酒是他备的,是他把她灌醉,趁她不醒人事把她吃|干|抹|净,早上醒来还装可怜扮无辜让她负责,逼她发誓。

“百里玉衍,你个大骗子!”惊天动地喊声从茅草屋中冲出,站在院子里的百里玉衍唇角上扬,笑了。

事已至此,她好像只能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了。程小野恶狠狠的捶枕头撒气,忽然回想起昨天的对话,他说他的眼睛是中毒,那么治愈的机率会不会比天生失明大一些?

程小野无比佩服起自己的思维跳跃,竟然跨度这么大。

她从被窝爬出来,边梳头边开始筹划。

她现在攒了一点钱,暂时解决温饱问题还行,要是去京城帮他治眼睛,恐怕远远不够。去京城一路舟车劳顿,吃饭住宿全是钱,靠卖草珠子这点钱哪够。而且草珠子数量有限,旧的用完了新的到明年夏天才结出来,青黄不接,不能长期获利。

这样一想,肩上担子突然无比重了起来。等过完春节,得想办法多赚钱才行。

今天是新年头一天,要到宋宅拜年,她特意梳妆打扮,又拿出纱娘送她的红色袄裙穿上。一拾掇,整个人脱胎换骨了一般,亭亭玉立地,出落得宛若冬雪中傲立的寒梅。

打开门,百里玉衍立在门口,少白趴在他脚下。

“走吧,去宋宅拜年。”没好气的瞅他一眼,连少白打滚卖萌都没理,径自向前走去。

走到院门口,发现他一步没动……

“你去不去?”程小野蹙眉。

“看不到路。”百里玉衍双手凌空胡乱摸着,脚下还装模作样的试探着路。

程姑娘无语问苍天。

说好的眼瞎心不盲呢?说好的健步如飞呢?您这说不识路就不识路的本事也太强悍了点吧!越想心中越恼火,丢下一句,“你爱去不去。”

转身便走。

第七十一章 娘子如此这般,是不想负责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