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那可真是倒霉透了

  放完烟火,天上又飘起雪花,宋戍怕母亲惦记,便早早的回了宋宅。

程小野起得早,有些犯困,回房便要就寝。她拖过百里玉衍的被子递给他,却见他迟迟不肯伸手接。

“怎么了?”程小野又放下被子,关心地问。

“今日除夕。”百里玉衍表情淡淡的,她看不出他想说什么。

除夕夜吃饺子,放烟花,难道在古代还有什么其它风俗?她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从荷包里摸出几枚铜板,塞进他的掌心中,“你的压岁钱。”

百里玉衍一头黑线,谁问她要压岁钱了,这女人脑子里只有钱么?

默默的抽回了手。

“你不是要压岁钱啊?”这下可把程小野难住了,她哪知道古代除夕有什么风俗啊!

“守岁。”百里玉衍十分无语。

程小野恍然大悟,哦,对的,除夕要守岁。

往年家里人多,一玩一闹就过午夜十二点了。今年不比往常,加上少白那只小骚狐才他们仨,人少了时间过得就慢,约摸着现在也就八九点的样子。

程小野升起火盆,泡了壶茶,在百里玉衍对面盘膝坐下。

“今日除夕,我们饮酒。”百里玉衍取出一壶酒和两个酒盅,面容淡雅沉静,看不出情绪。犹自倒了一杯推到程小野面前,“除夕之夜,适宜饮酒。”

程小野狐疑,突然觉得他好像是提前准备好了的。

百里玉衍端杯浅酌,听不到程小野端杯的声音,面目带了一丝疑惑,问道:“娘子不喝么?”

“喝。”程小野端起杯一口干了。

不过是逢年过节喝个酒而已,自己瞎想什么呢。

百里玉衍放下杯子,拿起酒壶倒酒。

望着酒准确的斟入杯中,她越发觉得自己看不懂他。明明他人就坐在自己面前,却好似隔着千山万水高山沟壑。他永远是一淡漠表情,偶尔会笑,那笑容也不达心底,令人无法揣度。

可越是看不透,她就越好奇。

“你眼睛是怎么瞎的?”

“原来娘子沉默半天,是在想这个。”百里玉衍放下酒杯,低眉浅笑,“幼时被毒虫所伤,醒来便看不到了。”

“哦,那可真是倒霉透了。”程小野挑挑眉梢,淡定的点评。

“确是倒霉。”百里玉衍没料到她那么说,自己也笑了,端起酒杯道:“我敬娘子一杯,辛苦了。”

两人交杯换盏,待子时更声响起时,程小野反倒不困了,拉着他继续喝酒谈天。百里玉衍十分配合,为她斟茶递酒,丝毫不觉厌烦。

第二天,程小野只觉得周身被凉凉地气息包围,不情愿的翻了个身。额头抵到了什么,一股清雅地雪莲香扑鼻而来,她倏的抬起头,映入眼帘地却是一张放大的俊脸。

“你,你怎么会睡我床上?”她一个激灵弹了起来,看看自己凌乱的里衣,大惊失色。

“昨夜娘子醉了,硬要为夫给你侍|寝。”百里玉衍慢悠悠地起身,拿过衣服套在身上。

“什么?!”程小野脸腾的红到了脖子根,连连摆头,“不,不可能!”

第七十章 那可真是倒霉透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