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差点瓦解的防汛提

  琴声戈然而止,顾千金从琴后面走过来得体的跪下来叩头请安:“民女顾盼儿叩见公主殿下,公主金安。”

本宫微微低头看着她,真是太棒了,本宫一身大红色宫装,她也一身大红色盛装,这撞衫撞得太有水平了。

李治,惩罚春风的时候给本宫再用力一点!

“起来吧。”本宫和蔼可亲的说道。拿捏架子真的不是本宫所长o(╯□╰)o

“谢公主。”顾盼儿优雅的站起来,就站在本宫旁边低着头,却比本宫要高许多,身材凹凸有致,面似芙蓉眉如柳,肌肤似雪,靓丽的黑发一半梳成高高的美人簪,一半散落在大红的衣裳上,好一个绝美的女子。

和她一比,本宫突然觉得自己像偷大人衣服穿的小孩……

“公主,可用过晚膳?”何卿不知何时从椅子上走下来,黑眸里流转着炙热的光华,左手轻轻把本宫脸旁的碎发拢到耳后,微凉的手指若有若无的拂过耳朵,带着许些AI昧色彩,心跳不可压抑的快了两拍,耳朵不断在发热……

“没……还没……”他靠得很近,呼吸间全是他的气息。心跳越跳越快,似乎要叛变,心中那道坚固的防汛提慢慢的被瓦解……

“公主殿下,风大人派人求见。”一个陌生的侍女从外面走进来俯身行礼说道。

本宫猛地从何卿炙热的黑眸中回过神来,有点狼狈的后退了几步,脸色微微凉了一下,心中的防汛提瞬间坚固如初,在何卿错愕,随之愤怒的眼神中转过头说道:“传。”

“驿馆里什么时候成了谁都可以进来了?”何卿危险的冷声问。

一旁的顾盼儿连忙跪了下来:“摄政王息怒,刚刚那是民女的贴身侍女燕儿,为人乖巧伶俐,是民女让她来时候公主殿下的。”

“好一个乖巧伶俐。”何卿冷笑,语气间竟然带着许些杀气。吓得顾盼儿一直为燕儿求情,最终,燕儿还是被李治拉出去打二十大板。

“住手!”本宫皱眉止住李治的动作,转头看向一脸戾气的何卿问:“何爱卿,燕儿所犯何事?”

“以上犯下,目中无人,莽撞冒犯皇室。这些够了吗?”何卿阴森森的说。

“……”摄政王想要在一个人头上扣帽子这根本就不是难事,更何况燕儿确实有做不对的地方,本宫的贴身侍女秋雨就在外面候着,再大的事也轮不到身为一个民间小姐的侍女来禀告。

燕儿还是在哭叫中被拖了下去。

看着眸中恢复了清澈,脸上的戾气消散的何卿,本宫忽然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为自己刚刚的心悸而笑,却又庆幸自己能及时醒过来。

何卿从来就没有改变过,若是哪天他心情不好,倒霉的会不会是本宫?想着,本宫这些年在他眼中并不算是一个乖巧的棋子,若真惹他忍无可忍了,下场或许是所有人中最悲惨的一个吧。

“你在想什么?”何卿微微眯起眼,捏起本宫的下巴,那清澈的黑眸仿佛要看进本宫的心里。

差点瓦解的防汛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