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何卿番外(十二)

  我错愕的看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风烈,连太后也敢打晕,着实让本王错愕了一把。

禁卫军是专门保护太后的,看此情景,一半瞬间过去捉拿风烈。

“都给我住手!”我冷冷的浅笑道:“太后中了此人的盅毒,把他压下去重兵看守。”

禁卫军面面相觑。

“都聋了吗?”我低低的喝了一声,禁卫军这才上前捉拿地上的吴昱。

禁卫军虽为太后亲兵,但也是人,是人就没有谁不想往上爬,不想抱大树的。

外面吴昱的党羽已经被龙渊和韩将军清理好了,文武百官皆站在殿外,一队侍卫压着五个身穿朝服的大臣跪在殿前。

都是跟着先帝打江山打回来的重臣,年过花甲,眼前的户部尚书赵致真颇得先帝信宠,少时交过我读书,我对他尚且存着几分敬意,没想到这一次的内乱竟然会牵出他来。想想再过些时日他也该辞官回乡颐养天年了,怎么会糊涂至此?

不过,想想也对,本王掌权那么多年,他这个对皇权忠心耿耿的老臣也该恨死本王了吧。

我轻叹一声,上前问:“赵大人,可有话说?”

赵致真头扭向一边不看我,脸色愤然:“成王败寇,老夫无话可说。”

我微微眯眼看着慢慢沉下去的日落。日薄西山何必太执着这些虚无的?

户部尚书赵致真等五人通敌叛国,按律当斩,摄政王且念其为朝廷作过不少贡献,从轻发落。削官为民,流放边疆,一生不得踏入京城半步。

看着他们一脸错愕的被押走,我自己都想笑,我何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软了?通敌叛国不管在任何一个朝代都是死罪,到我这儿,却可以从轻发落。

至于太后,一切等笙儿回来再说吧。

清理好宫里的事情我便马上加派人手去寻找笙儿的下落,这都差不多一个月了,那丫头也该玩够了吧。若不是太后的余党尚未完全清出,我定会亲自去把那丫头抓回来!

宫里刚平息内乱,太后中盅神志不清,各路人马对太后手中的五成兵权虎视眈眈,我只是安排了一个幌子,却套了不少人,其中不乏朝中的一些将领。果然,大梁皇朝是该换一些新鲜血液了么?只是闻之往这个老奸巨猾,由始至终没有任何动静。

本王会相信他对皇位毫无想念吗?这简直 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爷,太后醒了。”松子走近低声说。

我看着满天的繁星浅浅一笑,转身往太辰宫走去。

我在寝宫外行了个礼,刚起来便听太后虚弱的说:“何爱卿可否走近些。”

我愣了愣,本王是个男子,不得出入太后的寝宫内,上次是情非得已,这次显然是不妥。

“何爱卿无需拘谨,哀家是看着你长大的长辈,此番并无君臣之说,哀家只想好好和你聊聊,离太远哀家说话辛苦。”太后的语气软了许多,就像一个慈祥的妇人。

这样的语气我已经多年没听过了,以前还跟在先帝身边南征北伐的时候,太后也是极喜欢我的,只是后来我掌权,她虽不理朝政,却也极讨厌我。轻叹一声,从善如流的进去。

何卿番外(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