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9章:纠缠不清

  见到吴夏,吴悦的心情一下子变得糟糕,那个拼命想要忘记的片段,一下子涌上心头。

还记得那天,她拖着虚弱的身子从房间里出来,荷姐站在楼梯口,正焦急的朝房间张望着,见她出来,慌忙迎了过来,扶住了她,柔声说道:“大小姐,我跟你一起走。”

“荷姐,冷铭贤没有辞退你,你就安心呆在这里。”她将身体依靠在她的身上,借助她的力量深深吸口气。

“可是,大小姐,你身上一分钱也没有啊。”荷姐急了,有钱人出去消费都是刷卡,“我在吴家这么多年,存了不少钱。”

荷姐的好意吴悦心领了,她不能连累荷姐,在老家,还有六七十岁的父母和十几岁的儿子要养,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荷姐,我还有朋友,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安心在这里呆着,总有一天我会回来。”

这话只是安慰安慰荷姐,但是,荷姐真的以为她会回来,犹豫了一下下,点了点头,心里忿忿不平,可是,她只能心里忿忿不平而已,什么也做不了。

“大小姐,你去找风卫先生,他一定会帮你。”

吴悦不打算去找风家的人,为了荷姐安心,用保证的语气道:“好。”

客厅里的人散得差不多,吴悦的后母顾惜梦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看不出她的表情,戴书文坐在她左首的沙发,正对着楼梯的方向,看到吴悦下来,习惯性的站了起来,站起来以后一皱眉,想坐下,又觉得不妥,顿时陷入尴尬之中。

倒是吴夏,看到吴悦下来了,起身,修长的身子堵住她的去路,唇角扬起残忍的微笑,“大姐,你还真什么都不带啊,这样出去是要饿死的。”

“夏夏小姐……”

吴悦按住荷姐,抬起头静静的看着吴夏,相差五公分的人,因为一个穿了高跟,一个穿着球鞋,一米六三的吴悦不得不仰起脸,“夏夏,欺人者自欺。”

“我就是欺负你,怎么样?”被压制了十六年的人终于等到发泄的这一刻,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打从我被带进你们吴家,我就是你们养的一条狗而已,我被你欺负了十六年,现在风水轮流转,轮到我欺负你了。”

“是你自己太自卑,自卑到看不起自己。”吴悦不想跟她吵架,她已经够累了,只想早点离开这里,“吴家的人,从未欺负过你。”

吴夏愤怒了,抓起她的手,荷姐扳开她的手,张开手臂护住吴悦,“夏夏小姐,不许你伤害小姐。”

吴悦从荷姐的身后绕过想要撕碎她的吴夏,嘲笑的看了戴书文一眼,“戴叔叔,你和我爸爸也是十几二十年的交情了,他会回来找你喝喝茶聊聊天的。”

戴书文身子一颤,不敢看她,心虚的坐下。

吴夏甩开荷姐,冲过来抓住吴悦的手,恶狠狠的想要推她一把,楼梯口传来冷铭贤的呵斥:“够了,让她走。”

吴悦挣脱出来,想要回头再看一眼自己心爱的男人,身子一震,最终还是毅然的朝门走去。

吴夏却不想就这么放过她,语气轻佻的朝冷铭贤撒娇:“铭贤哥,不要这么凶,我听你的就是,这个女人走了,晚上来我房间就不用偷偷摸摸的啦。”

吴悦停下脚步,心口一酸,听见吴夏飞快的上楼,不用看也知道她搂着冷铭贤在向她示威,眼泪不争气的又汹涌而出,腹部闪过一阵痛楚。

再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上一分一秒,快速打开门,刺眼的阳光笼罩在她身上,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调整自己的心情,再无留恋。

直到置身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她觉得自己快要倒下去了,扶住一棵行道树,努力深呼吸,整个身子随着呼吸颤动,是腹中的孩子支撑着她走到现在。

“宝宝,妈妈会努力活下去。”左手轻轻按在腹部,对孩子承诺着,也是对自己做出了承诺,她不能倒下。

看到前面有一个公交车站,她缓步走了过去,星期日的缘故,等车的人特别多,站台上的座位都坐满了,她扶住广告牌,目光不经意的落在一个男孩子的身上。

是白兰高中的校服,绿色为基底,大朵白色的花瓣围绕在袖口门襟。

“同学,可以借我手机打个电话吗?”她走了过去,低声询问。

男孩看了她一眼,先是楞了一下,随即点点头,没有说什么,爽快的拔掉耳机,把手机递给她,没有丝毫迟疑,看到她那么苍白的脸色,心里莫名其妙的一阵发憷。

“谢谢。”

“不用。”男孩摇摇头。

按了一连串的数字,这个唯一记在心里的号码,她多么不愿意去按,可是,时至今日,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她只能去依靠他。

耳边响起那首熟悉的圆舞曲,眼眶不禁红了,杨熠哥,到最后,我能依靠的人只有你啊。

没有人接。

失望的把手机递还给男孩,胸口涌起钻心的疼痛,呼吸混乱,眼前一片漆黑。

“喂喂……”

耳边响起男孩惊恐的叫声,陷入黑暗的那一刻,她被温柔的抱在了怀中。

第009章:纠缠不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