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8章 兼职

  唐优说着。

悲由心生,忍不住又哭了。

那当班的四五十岁了,自家也有儿女,听唐优这样说心生不忍。

看着多年轻的姑娘,竟然死了父母,无父无母的,多可怜,看着也不像骗子,就好心同意了。

“姑娘,我准许你十分钟,看完立马下来啊,我只是当班的,被上头知道我也不好说。”

“谢谢,谢谢大叔,我一定遵照时间下来。”唐优感激不尽,原来这世上好人还是很多的。

唐优一进墓园,眼泪又哗哗的流,几乎是跑到唐父唐母的墓前,。

哭的昏天地暗。

双手抱着冰冷的大理石墓碑,哭喊着,“爸爸妈妈,你们为什么,为什么就撇下我走了?我明明活的那么坚强,明明快让自己好起来了,为什么事实的真相是这样的?”

“霍晋扬他是个大骗子,他骗了我,我恨他,爸爸,我恨他……”

“爸爸妈妈,你们能不能回来,我一个人好孤单,好孤单,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

唐优断断续续说了好些话,回应她的除了鸟叫声就是无边无际的空寂,格外悲戚。

从墓园下来。

唐优像是失魂了般,都不晓得自己是怎么回学校的。

像个幽灵,飘荡荡的。

到学校时,天色将黑。

刚拐进学校的西门,迎面撞上一个人。

对方“哎呦”了一声,接着骂道:“谁啊?怎么那么不长眼?”

唐优胳膊被撞疼了,回神一看,刚想道歉,但看清来人便闭嘴了。

冤家路窄。

是孙梦梦。

孙梦梦也怔住了。

这些天她夜思梦想恨不得亲手想掐死的人,竟然活脱脱的打照面,顿时怒火中烧。

因为上次露营的事情,一个不知名的公司害的孙家的公司到了破产的地步,要不是上头有个爸爸的富商叔叔救场,说不定她孙梦梦就没办法站在滨海大学的土地上。

如今的代价,可是孙家卖了她的身子换来的,那个老头子比她大了二十岁,怎么恶劣怎么玩,她受的罪无人问津。

虽然不知道那个公司的负责人是谁,但无疑,和唐优脱不了干系。

唐优,她背后到底有个多厉害的靠山?

哼!就算天皇老子,这个仇,她也一定要报!

孙梦梦恶狠狠的说:“唐优,我们走着瞧!”

总有一天,风顺轮流转,她也会让她尝尝她如今经历过的滋味。

唐优看着走远的孙梦梦,实在想不通,这社会怎么有这种蛮不讲理的人。

自己得不到的东西,竟然还想连着一起毁灭。

罢了。

现在哪有心情想这事。

回去睡一觉,全当这一切都是做梦。

唐优果真一觉睡到自然行,打开手机,数十条短信和未接来电提醒,全的宁向宇的。

唐优鼻头发酸,揉了揉,按着号码拨过去,可一看时间,十点多了,他应该在上课,又挂断了。

坐起身子,媛子还在蒙头大睡,唐优叫醒她,悠悠的说:“媛子,我要找份兼职。”

如今她的经济来源断了,就算有一张银行卡,可总不能一直靠着它过活吧,大学四年,还有好长的时间。

袁媛迷糊糊的坐起来,“大早上的,你发神经呢?昨晚你……”

袁媛说到这顿了下,揉了揉眼,清醒不少,“优优,昨晚你自个是不是躲被子里哭呢?”

当下安容和纪萱萱约着吃早餐去了,她才问出这事。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媛子,我……”

不说还好,一说起来唐优心里又发憷,憋心里确实难受,一口气长话短说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袁媛当即爆粗口,“丫的,变,态啊,亏我还对帅大叔抱有幻想呢,可恶啊啊啊……”

到底没办法一时接受,袁媛抱着头大叫了几声。

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跳到唐优床上把人抱进怀里,“好优优,以后你还有我,我永远不会抛弃你的,我们永远是好姐妹。”

那个变,态,有多远死多远去,大不了以后她养着优优,大美人一个,她白捡个妹妹也算赚了不是。

“媛子,现在我真剩下你一个好朋友了……”

有时候姐妹之间的情分很微妙,几句话都比什么来的温暖,能比上亲情,又比爱情来得可靠。

“好啦好啦,人生那么长,阳光那么明媚,什么黑暗的东西晒不死的?反正这两天没课,我陪你找兼职,早晚有一天要经历,全当历练,就算以后赚不到钱,我养你。”

凭袁媛家的条件,确实有能力再养个女儿。

“媛子,你真好……”

袁媛帅气的甩下短发,“那是当然。”

算来她也就唐优这一个好姐妹,不对她好对谁好?别的那些姐妹,都是涂钱涂利,真心实意的又有几个?说起来膈应人。

太阳当空照。

大街上两小美女刚刚进去一家餐馆五分钟不到,便见垂头丧气的走出来。

“丫的,大一新生怎么了?谁说端盘子端不好了?这么简单的事情难得到本小姐吗?有眼无珠的老板!”

袁媛站在店门前,狠狠的咒骂了一顿。

那店老板好似听见了,怒着脸子往外走,唐优赶紧拉着袁媛灰溜溜的逃了。

滨海这么大,谁想到找份兼职这么难的?

她们的课不定点,为了贴合时间只能找份两小时的短时工,还必须是晚上,寝室晚十点半关门,到滨大的路程也得方便。

一路问来,是有很多家店面招人,可招的都是全职,一听她们这些兼职的,一脸不耐烦的给轰走了,还嫌她们站店里挡道呢。

现在数一数,适合她们的就只剩发传单了,可发传单也不好。

唐优了解过,想每天有传单发只能找学校里的兼职社团,可他们给的工作都是要从中收取费用的,而且一天八个小时才五十块钱,除去车费,午餐,相当于白干。

唐优也泄气了。

真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她真怀疑滨海那些穷苦人家怎么过活的?像滨海这么繁华的大都市,没文凭没体力,想生存下去太难了。

太阳西下,两姑娘无比感慨的蹲在路边数蚂蚁。

马路对面,魏征无奈的叹了口气。

贺卫虽然刚来任职不久,可都是聪明人,到底看出了些门道,看着对面其中一个身影问:“魏哥,您真要插手这事?”

魏征目光直直望着对面的人,扶了下额头,感叹,“这姑娘,伤不得啊。”

贺卫听这话玄乎了,“那就是帮了?可老板那边您怎么交代?”

“能怎么交代,先瞒着呗,反正这姑娘……”绝对不能出事。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他明白,这姑娘要出事,老板那,铁定发疯,老板发疯,他们能有好果子吃?

贺卫耸耸肩,急忙撇过脸去,全当自己面瘫。

这事可跟他没半点关系啊,今儿个纯属意外,他只是路过此地而已。

魏征给了他一眼,没义气的东西。

打开蓝牙耳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这边挂了电话没几多会儿,便看见对面一个拿着传单的小伙子走到两姑娘面前,塞了两张传单给她们。

贺卫瞄了一眼。

得!魏老大啊,不亏是传说中的铁血秘书,办事速度还真真是一流。

他贺卫佩服。

这边唐优和袁媛拿到传单,袁媛是没心情看,唐优扫了一眼,上面写着“招小时工”几个大字,来回看了看,唐优激动了。

“袁媛,这家酒店正在招工呢,还是小时工,离我们的学校不远,我们去问问?”

袁媛拿起来看了看,还真不远,从滨大西门坐车,五站的路程,半个小时就到了。

“看看就看看呗,总比我们待这数蚂蚁强。”

两人风风红红的去了,到地了才知道,丫的这根本就是三星级大酒店啊,比起裕龙就差一丢丢吧,整个酒店都是大理石建成的,足足十二层高。

“媛子,你觉得我们有戏吗?”唐优的心瞬间像泼了一桶凉水,拔凉拔凉的。

这看着也太高档了吧?

她们只是一个学生妹子,这里面能同意吗?再说,这大酒店的服务员跟平常餐馆的是不是一样的啊?万一她们做不好呢?

袁媛悲戚着脸,“管它有没有戏,来都来了,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们进去。”

两人一前一后,提着心进去了。

进了酒店里面,整个大厅亮堂堂的,能当镜子使唤。

两人找到前台小姐问招工的事情,前台小姐看两人的相貌,满意的点点头,立刻叫来了管事经理。

管事经理是个女的,四十多岁,一身黑色套装,头发高高的挽起,样貌看起来精神干练,气场十分强大。

“你两是来应聘的?”那女经理问。

第28章 兼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