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0章 被打

  唐优下了十楼那小心脏还没反应过来呢,不相信的问:“优优,那真是孙梦梦啊?是不是我们看错了?”

孙梦梦怎么会和那么老的男人在一起啊?

大白天的,在这种地方,还做出那种事,实在让人想象不到。

袁媛戳了下她的头,义愤填膺道:“优优,这世上什么事都有,那个孙梦梦好像故意针对你一样,你以后见着她记得躲远点,看着都不像什么好人,今天真是长针眼了,可怜我的眼啊,哎呀,赶紧干活压压惊去。”

袁媛自然听过上流社会有些老男人的变,态嗜好,乱七八糟的。

任凭哪个如花似玉的女孩愿意伺候一个老男人的?要她看,孙梦梦不知道又为的什么利益把自己给卖了。

想想鸡皮疙瘩都掉一地,没想到这种事离自己那么近,活见鬼了。

包间里,孙梦梦脸色别提多难看了,但几秒之后又换上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

在赵盛面前,她必须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以免遭罪。

富裕的日子过惯了,打死她都不愿去过穷日子。

这个男人是她的救命稻草,她宁愿伺候这个老男人,也不愿意自己一无所有,一辈子穷死老死。

她拉着赵盛坐下,自己则坐到他怀里,柔柔的问:“张总,你瞧我那位长发女同学怎么样?美吧?”

赵盛眼露y光,“美,还真从来没见过那种的美,又清纯又漂亮,就是一朵小莲花,要是……”

赵盛眯着眼嘿嘿直笑,脑海里龌蹉的浮想联翩。

如果她是自己的女人,那么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该多爽?

孙梦梦听到这话心里就舒坦,他要的就是张盛这话,谄媚一笑道,“赵总,不瞒你说,我和她平常积的有怨,如果你有那意思,我倒有一计,不知道赵总愿不愿意听听?”

赵盛冽呀一笑,堆满横肉的老脸都跟着颤动,捏了捏孙梦梦的脸,“宝贝,还真是小看你了,说来听听。”

孙梦梦眼里闪过一丝歹毒。

附到赵盛耳边说了什么,只见赵盛捏着她的下巴哈哈大笑起来,“我的好梦梦,年纪不大脑袋倒挺精,说的老子都忍不住了,等老子抓到手了,看老子怎么奖励你,现在先让老子好好疼你。”

赵盛说完,开始上下其,手。

孙梦梦坐他怀里,咬着牙默默忍受。

唐优,很快,我便要你尝尝我现在所受的滋味。

定要你生不如死!

接连两天,赵盛和孙梦梦都在同一个包间出现。

每次还巧到都是唐优去上菜,唐优面无表情,可心里却极其不舒服,一想到那天看到的场景,就觉得……

受不了!

偏偏这两人不厌其烦的来这吃饭。

第四天,两人一如既往的来了。

唐优放下菜就走。

今天袁媛好朋友造访请假,其他人又忙着给其他客人上菜,只有她一个人。

她铭记袁媛的话,最好离孙梦梦越远越好。

可赵盛偏偏拦住她,伸手抓住她的手笑道,“美人,瞧你这手嫩的,何必干这种活,跟着我怎么样?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

唐优后退一步甩开他的手,感觉脏的不行。

孙梦梦后面哼了声,“唐优,赵总可是个会疼人的主,你何必委屈自己在这里端盘子?反正你无父无母,宁向宇是个富二代,他父亲要是知道你的身世肯定不会同意你们的?倒不如跟了赵总,你这么漂亮,赵总肯定好好疼你。”

孙梦梦这两天借着赵盛的势力,早将唐优的身世查的一清二楚。

天助她也,唐优竟然无父无母。

虽然查不到她父母姓谁名谁,可她现在只是个无家可归的孤儿。

想怎么玩她,简直易如反掌。

唐优握紧拳转身看了孙梦梦一眼,她正勾着嘴角一副看戏的模样。

这一刻,唐优打心底厌恶她。

唐母在世的时候,经常告诫她,女孩子家要洁身自爱。

可孙梦梦却让她见识到什么叫不自爱,甚至没有自尊可言。

“孙梦梦,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这样爱慕虚荣,我靠自己的双手挣来的钱花的心安理得,你呢?不惜陪个老男人来贬低自己,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亏她之前还口口声声喜欢宁向宇,现在想想,就是对宁向宇的一种侮辱。

被她踩到痛处,孙梦梦恼羞成怒,“唐优,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她如今陪这个老不死的男人,还不是她个贱人一手害的?

唐优冷哼。

不屑一顾!

原本一脸希望的赵盛恼火了,眯着眼道,“小丫头,你可想清楚,在滨海,还没有我赵盛得不到的女人,别到时候让我用逼的。”

“光天化日,有法律在我还怕你不成?”

唐优高傲的抬着下巴,视赵盛如败类,转身潇洒的走了。

多呆在这个房间一秒都是折磨。

赵盛怒气冲冲踹了一下房门,“好,小美人,够性子,我还偏偏就喜欢了,不得到你誓不罢休!”转脸对孙梦梦猥琐一笑,“你那计划,赶紧行动!”

十层后厨室。

唐优正端着最后一盘菜上桌,便撞见张经理带着怒气冲冲的赵盛走过来。

赵盛看见她,伸手指着就骂,“就是她,就是这个臭婊子,她偷了我价值三十万的手表。”

赵盛身后跟着孙梦梦,她笑的一脸得意。

唐优,看你今天怎么死的!

唐优放下菜,看向张经理,“张经理,怎么回事?我没有偷他的手表。”

张经理走到她身旁,严肃的问,“今天是你给他们包间上的菜?”

“是。”

张经理再问,“有其他服务员跟着去吗?”

唐优摇头,而后又说:“我去上菜的时候就我一个人,其他时间我不知道有没有人。”

张经理看唐优的目光微微加深,赵盛冷哼一声,“张经理,今天除了她就没有其他服务员来给我上过菜,肯定是她偷的手表,我去洗手间的时候摘下来放到桌子上,回来就没有了,一个穷女人,偷了还不承认?”

唐优小脸煞白,“张经理,我真的没有偷他的手表,请你相信我。”

“呸,你还装,我那手表价值三十万,谁知道你有没有起歹心偷了?我劝你还是承认得了,不然找到了赃物别想着我会放过你。”赵盛咧着嘴笑了,看起来又卑鄙又粗俗。

“是啊,唐优,枉费我跟你朋友一场,我知道你无父无母缺钱花,可你也不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呀,难道大学你不想念了吗?”

孙梦梦掠过赵盛走到唐优身前,靠近她的脸子故作一副惋惜的样子。

唐优抿紧唇直视她。

还真会演戏。

这两人,摆明的在唱双簧。

张经理听了这话眉头皱的更深。

她竟然是个孤儿,莫非手表真是她偷的?

“我没偷!”唐优小脸绷紧,转脸看张经理,不卑不亢道,“张经理,不信你可以搜我身。”

张经理犹豫了下,转身对赵盛道,“赵总,我想唐优一个在校大学生不可能会毁了自己的前途去偷您的手表吧?不然我搜她的身,如果没有,也可能是您不小心落在其他地方了,您看如何?”

赵盛脸色一暗,看向孙梦梦,孙梦梦哼笑一声,接话,“张经理,您可真是天真,哪个小偷偷了东西会把脏物藏身上的?也许,她藏在什么地方也说不定啊。”

被一个小辈训话,张经理脸面薄怒,却还是扯出一抹毕恭毕敬的笑容,问道,“那依小姐看,这脏物会藏到什么地方?”

“这我可说不准,这酒店这么大,随随便便就是个藏东西好地方,说不定就在这厨房,也说不定在她自个身上,更说不定在她的储物柜中。”

张经理眼中精光一闪。

“唐优,为了证明你的清白,你带我们去储物柜看看,证明一下怎么样?”

“没问题。”

身子正不怕影子斜,随便他们检查。

几个人来到储物室,好几个大型木头柜子,后勤部所有人一人一个,唐优在最下面6号储物柜,平时都上着锁,唐优拿出钥匙,蹲下身子打开。

柜子开了,孙梦梦立马推开她把里面的所有东西扒出来。

来时的一身衣服和她的双肩包。

孙梦梦拉开包链,脸色一喜。

继而转身推了一下她,扔开包举着金色手表说:“唐优,看看这是什么?这下你还敢狡辩?”

唐优被她推的撞到储物柜的菱角上,胳膊划出一道长口子,看到孙梦梦手里的金色手表,脸色煞白,“不可能,我没有偷手表,怎么可能在我的包里?”

孙梦梦冷哼,“这柜子上着锁,钥匙就你一个人拿着,人证物证都在,看你怎么狡辩!”

赵盛这时走上前骂,“小婊子,敢偷老子的手表,跟老子回去,看老子怎么整死你。”

说着抓住唐优的胳膊拉着往外扯。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唐优尖叫,赵盛力气很大,拉着她要出门去,唐优挣扎不过,使出力气对着他的胳膊狠狠的咬了一口。

“啊啊啊——老子的胳膊!”赵盛大怒,抬手给了她一巴掌,“妈的,贱人,偷了老子的东西还敢咬老子?滚……”

接着伸手将唐优狠狠推开。

唐优被打的头嗡嗡作响,半张脸火辣辣的疼,头部又撞到储物柜上,顿时头晕眼花,蹲坐在地上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第30章 被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