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真是亏大了

  可醒来还不如昏迷着,全身没有一处不疼的,特别是右腿打着石膏,动都动不了。

看着四周,白花花的屋子,很明显是病房,一个人都没有,唐优难受的直想哭。

刚吸了吸鼻子,霍晋扬走了进来。

唐优一看到她,立马拉着声喊:“叔叔……我难受……”

跟着眼泪哗哗的流,止都止不住,从小到大哪受过这种罪啊,想动又动不了。

霍晋扬急忙大步走来,轻声问:“丫头,哪里难受?”

唐优呜呜了几声,泪眼巴巴的说:“全身都疼……”

说着抬起头看了眼自己的右腿,带着哭腔问:“叔叔,我的右腿动不了,我是不是残疾了?我残疾了以后可怎么走路啊?”问完又开始哭。

霍晋扬哭笑不得,要真残疾了那还得了?她就不会安安稳稳在这躺着了,安慰说:“你右腿只是骨折,打个石膏过些时间就好了。”

唐优可怜兮兮的点头,动了动露在外面的脚趾头,心里还有点不相信,但又不敢问,生怕知道事实。

霍晋扬按下床头的调控开关撑起她的身子,又出去吩咐魏征买份饭回来。

折回病房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问:“丫头,和我说说,从山上滑下来的事情记清多少?”

唐优一听这个事情全身都僵住了,身子一阵阵的起鸡皮疙瘩,她是滚下去的时候才摔晕的,有一段的记忆清晰的记着,现在再回想起来很可怕。

当时孙梦梦过来找她,要她放弃宁向宇,她没说什么,后来孙梦梦恼火了,说的太难听,她直接说不愿意,她当时背对着孙梦梦站着,就觉得背后被人推了一把,然后就天旋地转摔下山坡了。

想到这就不敢往下想了,推她那个人无疑是孙梦梦。

唐优很为难,也很委屈,如果她把这事告诉叔叔,叔叔又能怎么做?当时就她们两个人在,根本没证据证明是孙梦梦推的她,就算她说了也没用,更何况她也不想给叔叔添麻烦。

唐优思考了下,低着头小声找个借口:“叔叔,我是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

霍晋扬听到这话明显顿了下,看着她微微掩眸,心里有了打算,但面上却没说什么。

魏征买饭回来,霍晋扬亲自喂她吃,唐优很听话吃了一大碗。

时慧说她要在医院修养一些日子。

可在医院的日子太无聊了,唐优待了十多天就忍不住了,嚷嚷着要回家。

唐优哭啊,高考完假期就两个月,要再医院耗下去真真是亏大了。

霍晋扬这些日子一直抽空陪着她,甚至有时候工作都带来病房,在医院确实也不方便,询问了时慧,时慧说伤势已经没什么大碍,可以回家疗养。

说来霍晋扬私家的医疗设施也很齐全,不过确实没医院方便,只不过是怕那姑娘留下什么后遗症,才多住了几日留院观察。

唐优下午被接回桂园。

这是霍晋扬一年前在海滨最高档的别墅小区买的一套房子,算一算,唐优已经在这住了一年了。

第7章:真是亏大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