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3章 旧事

  “父亲大人!”卫泽德见状,掀开前襟立挺挺地跪下,磕了个头,故作正直道,“这件事说来,庶二弟一家对母亲大打出手,如此罪大恶极,无可饶恕,还望父亲大人按家规处置!杖责二百,驱出家族!”

京书棠一听,又跳起来了,指着卫泽德的鼻子骂:“杖责二百,你怎么不说直接往他脑门砍一刀呢?他做错什么让你们一家子就这么容不下他啊!”

她又气又急,脑中的记忆一下就涌了上来,情不自禁泪流了下来。

“当妈的是个妒妇,就想着自己亲儿子,你俩兄弟又狼狈为奸,整天就知道吃吃喝喝,勾心斗角,还有你,老爷子,你可是我相公的亲爹啊!你又不想养他,当初你干嘛不负责任地把他生下来?”

卫老爷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老大老三脸上也极为不光彩,倒是卫老夫人又听到“妒妇”二字,浑身吓得一个激灵,扯着卫老爷的衣襟道:“老爷,您别听这贱人胡说,我不是妒妇,那狐狸精的死,和我没关系啊!老爷,您不可以休我!”

果真是你!

卫泽言几乎拍案而起,他死死地盯着卫老夫人,眼中是杀戮的凶光!

卫泽德马上接着卫老夫人的话,情真意切道:“父亲大人,常人道,一日夫妻百日恩,我母亲做了天大的错事,那也是为了我们的家族,光是这一点,母亲就是伟大的!”

接着,他反手一指,指着京书棠,愤恨道:“倒是二弟媳妇,自打入我卫家,一直身染恶疾,按“七出”之礼,当休!我母亲仁慈,对她无微不至地照顾,如今她却不知好歹,携子外逃,毒打我母亲,还侮辱我一家人,这等泼妇,岂可轻易饶恕!”

卫泽功也一旁帮腔:“就是就是,父亲大人,您不想着其他的,您就是想想您的宝贝孙子啊,谨行跟着这般下作女子在外面抛头露面,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我们家,以后还怎么做人?!”

京书棠被卫泽言护在一旁,刚缓过来一些,听了这俩兄弟的这话,心里忽然涌起一阵说不出的痛楚,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走上前道:“你说你母亲做了什么都是值得原谅的,对吗?好!那我问你,两年前的那个冬天,记得吧?你母亲为什么让我儿子只穿了件单衣,丢他一人在后花园跪了俩时辰?别告诉我你不记得,当时,卫老爷不在,你可是在旁边披着斗篷,抱着汤婆子看热闹的!”

卫泽德闪烁其词,但硬着头皮道:“他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竟然到厨房里去偷东西!不严格教育他,难不成让他到外面给卫家丢脸吗?”

京书棠气得跺脚:“放你娘的屁,如果不是你们饿了我母子俩三天,我儿子至于吗?偷你东西,亏你说得出口,当初老娘家里要什么没有?我儿子至于到你家里偷!”

“你!你……尔等休得猖狂!”

“我今天就猖狂了你拿我怎么样?!”

第43章 旧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