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晕了的安婆婆

  晕?哼,我还巴不得她死呢,白占着这么个房子!

平儿媳妇绷着一张脸,嫌恶说:“呸,早不晕晚不晕,偏偏这个时候晕,老不死的,哄谁呢,泼一瓢冷水就治好了!”

话毕,便屋里走去,那两碗锅巴饭的焦香,实在让人流口水。

京书棠气得浑身发抖,瞧准了那平儿媳妇背对她放松之际,一个箭步冲上去,逮住她端着油的手,就往她身上一泼。

那油刚煎好不久,那温度不亚于烧红的碳,弄在平儿媳妇身上够她喝一壶的。

“啊!你个小贱人,你敢用油泼我,啊啊!”

平儿媳妇疼得跳了起来,一脚绊倒在桌角上,疼得直打滚,手上烫的绯红,很快就起了水泡。

“平儿媳妇我告诉你,少在我面前蛮横霸道,你婆婆让着你,不代表你也可以在我头上耀武扬威,今天这油就算是送你个教训,你要是再敢在我面前嚣张,在我儿子面前说些不三不四的屁话,就像你说的,剥了你衣裳,让你浸猪笼,反正这乡下,多一个破烂货的尸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平儿媳妇哪里就肯这样罢休,那忍着疼痛,吃力地爬起,还想再战,充满仇恨的眼里,全是熊熊烈火,她就不信了,这狐媚女人,细胳膊细腿的,怎么干得过她?!

“娘亲,铁棍子来了!”

此时,谨行蹬蹬蹬跑过来。

京书棠拿过烧得通红的棍子,指着她的鼻子,毫无畏惧地挑衅道:“还来么?”

平儿媳妇一惊,吓的浑身只打哆嗦,那铁棍子离她极近,她几乎都能够感受到那烫人的温度。

平儿媳妇咽了口唾沫,道:“你……你让我走!”

京书棠决然道:“让你走可以,那二十个铜板和蛇给我留下。”

平儿媳妇咬碎了一口银牙,显然不屈服,京书棠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微微举起铁棍子,就要往平儿媳妇身上戳,那样子,势必要戳出个大窟窿。

“不不不!我拿出来,我通通拿出来!”

平儿媳妇又愤恨又心疼从怀里掏出铜板,坐在地上,看着居高临下的京书棠,恨不得将她一口咬碎了吞肚子里。

京书棠见她还算识相,微微一笑便收起了棍子,别说,这棍子拿起还挺沉的。

平儿媳妇双眼一瞪,瞧准了她的大意,一把抓起篮子,上前狠狠地推了她一把,便迈起小脚,扭着她肥大的屁股跑掉了,嘴里还不是不干不净地骂着,总之,她是要报仇的!

“娘亲,你没事吧?”谨行赶紧上前去扶她。

京书棠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吃力地坐起,揉了揉太阳穴疲惫道: “谨行呐……”

“嗯?”

“以后你可不能娶这样的媳妇啊……”

“嗯,谨行知道。”

见老人昏迷,京书棠将她抬到家里那张硬邦邦的木板床上休息,让小谨行先照顾她。自己忙上山去采了些薄荷,丁香,和幽草。

急忙回来后,将草药碾碎成汁水。扶起安婆婆,给她喂下。

不久,安婆婆终于幽幽转醒。

京书棠顿时松了口气。

安婆婆一见是京书棠,不自然地眨了眨眼睛。

“书棠,我家里的事,真是让你看笑话了。”

“哪里哪里……”

京书棠连忙摆摆手,这年头,谁家家里没个极品啊?

见安婆婆脸上还是 没有好转,京书棠安慰道:“说来啊,你那媳妇不识货,真正好的东西,她还没拿走呢。”

“我家里,还有什么没给她夺去啊?这个恶毒的儿媳,是巴不得我快点去死啊!”

一说起这个,安婆婆老泪纵横,心里委屈四溢,干枯如柴的手,用力地捶打着木板床。

第6章 晕了的安婆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