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章 极品打人

  “你个不知哪里来的野种给老娘死开!”

刺耳而尖锐的叫骂传来,平儿媳妇就这么一巴掌举起,用了十足的力道,向谨行扇去。

挡在安婆婆面前的谨行吓得闭上眼睛,安婆婆有心护他,可躲闪不及。

京书棠刚踏出厨房,见此震惊不已!

“住手!”

箭在弦上,哪有不发?

平儿媳妇身材健壮,平日里干活练的一手好力气,那大手一挥,是个大人都挨不住,小孩子哪里能承受得起?

但是,京书棠却只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两人双双摔倒在地上看着他俩痛苦不堪,那一瞬间,她的心像被撕裂一般。

“谨行,安婆婆!”

京书棠赶紧跑上前将两人扶起,谨行虽然躲过了,可是脸上还是被打到,漂亮的小脸红肿了半边,嘴角都带上了血丝,但固执地咬牙,没有叫疼,而安婆婆情况明显更差,连疼痛都已经叫不出,只有脸上铁青,冷汗如雨下。

在这个世上,他们是她用心去保护,去善待的人啊!

京书棠咬牙切齿,心里跟被菜刀生生给砍了个大窟窿似的,血淋淋的……

她简直难以置信,平儿媳妇这般蛮狠泼辣不讲理,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你个混账东西!”

“你一个不要脸小贱蹄子敢骂我?”平儿媳妇又嚣张又愤怒,那脸上横肉一抖,全然是凶狠甚至残忍,她向京书棠呸了一口唾沫,插着腰,继续先前的叫骂,内容无异,只是更加难听。

“平儿媳妇你就少说两句吧!”

安婆婆简直听不下去,她撑着京书棠,勉力站起来,脸上的泪水流下,道,“昨日生儿媳妇确确实实就只给了我一两银子,我话都给你说明白了,你怎么这般不讲理,再说,这一两银子,也是书棠赚来的,我们哪里能拿别人的东西?”

“我呸你个老不死的东西,你老糊涂了吧在这里胡言乱语,这村里早就传开了,生儿媳妇那小贱人从地主家里换了八两银子呢!你说她就只给你一两,骗三岁小孩呢你,没用的老东西!我话就撂在这,你今天要是拿不出六两银子,老娘就在这里和你没完!”

“你!”

安婆婆被这等泼皮没脸的话梗得一个音儿都发不出。

说完了安婆婆,平儿媳妇像一只完全进入战斗状态的雄鸡,似浑身的毛都立起来了一样。她清了清嗓子,又转向京书棠,指着她鼻子骂,口口声声要她还钱出来,将盗贼和娼妇的俩屎盆子给她扣稳了。

平儿媳妇的本来就嘴贱,声音又粗又洪亮,跟个男人似的,这在坝子一站,隔壁屋里,过路的,对人家家里的八卦感兴趣的姨婆们全都伸出脑袋来看热闹,有嘲讽,有鄙夷,有议论和窃窃私语。

但多数针对的是来路不明,又带着小孩的京书棠的。

京书棠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胸口疼痛难忍,耳鼓膜被平儿媳妇独特的嗓门震得发疼,一个血气冲上来,就冲上前去,想对着那嘴里喷粪的平儿媳妇一巴掌。

第18章 极品打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