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8章 风雨的前奏

  “就怪那个病秧子!”

卫泽功顿脚,在大堂内,横飞唾沫道, “要不是她,我们哪能和京家扯上关系?京书棠她原本就是京家庶女,京家还解释是她嫡长姐不好,让她代嫁,我呸,指不定她在这里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卫泽言沉默不言,静静地坐在最远离卫老爷老夫人的位置,而谨行站在他身边,被自己老子牵制着,一双大眼睛满含着委屈的泪水。

父亲大人是个大笨蛋!

见卫泽言跟个木头似的愣愣不开口,卫泽功心里更加不满,气焰嚣张地挑衅道:“庶二哥,你是不知道,你这个好媳妇汤水药水年年不断,不知道花了我卫家多少银两,我卫家对她都这样好了,她……这个蛇蝎心肠,无耻下作的女人,看到我卫家稍微有点不如意了,居然大胆包天,携子潜逃!庶二哥,这次不论说什么,你都得把这个贱妇交给我娘亲处置了!”

“老三你给我住嘴!”卫老爷狠狠地打断,余威还在的气势给了卫泽功大大的压力。

“有什么好住嘴的?!”卫老夫人立马反驳道,“卫家的后院,我还管不了了?”

“你个无知妇人,这个家里是你当家还是我当家?!”

卫老爷狠狠地指责,眼珠子似乎都要瞪出来一样,嘴里一阵腥咸。这个毒妇,自从被流放,真是越来越不像样了,她是诚心想气死他的是吧?

“我是你正妻,家里的事我就说不上话吗?”卫老夫人毫不逊色。

卫泽德还是冷眼观战,看着毫无畏惧的卫老夫人,眼里若有所思。这母亲,怎么一下就厉害起来了,难道是想通了?

卫老爷身体不行,争不过,泄气一般坐在椅子上,道:“哼,总之,泽言媳妇没来,一切都还没有定论,让她到了慢慢讲!”

“我还要让她慢慢讲?想得美,我非打死这个小贱人不可。”卫老夫人看着卫泽言,眼里是阴冷嗜血的光。

“我懒得和你讲!”

京书棠跟着这个年过半百,却任然魁梧凶悍的老婆子走着。她面上沉稳不言,可是双手紧紧地拽着,心里打鼓极了。

庶二少奶奶,这个称谓真是把一切都给挑明了。这领着她去,见谁,自然不用多猜?京书棠脑子转的飞快,想象一切可能发生的可能

照她以往在电视里看到的雷剧,这有一顿酷刑是肯定避免不了的。这个老婆子长得比平儿媳妇还壮实,到时候如果没有人帮她,那她……

京书棠将藏在自己袖子里的匕首收得更深。

唉……但愿不是在哪个阴暗的小房间里,被扎手指头吧,她又不是紫薇那朵白莲花。

“到了!”容嬷嬷的声音像丧钟一般响起,像看着死人一般看着京书棠。

京书棠一惊,手不住地发抖,这个时候她有些忧桑地发现,自己的后背都给打湿完了。

这个堂屋还是昨天她来的那座,主人们都在里面坐着,进去需要转过挡风的隔板和门。

“那……容嬷嬷我……”京书棠口干舌燥,还打算蠢死挣扎一下。

然而那容嬷嬷没有任何犹豫,那爪子就跟铁钳子一样,地拽着她的头发就把她给扔进去了。

第38章 风雨的前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